饿死君

一个堆放处
成分构成大概有FGO/罗摩衍那/刀乱土方组+冲田组+粟田口

奶油格格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蛋糕
每次放假回家的必备品
值得赞美 大力推广

奶油格格

*解压用

*叔审和捡来的女儿【伪】

神谷回家路上买了一盒蛋糕。

天气闷热,他伸进兜里找纸擦汗,意外掉出来一枚硬币,咣啷啷咕噜噜顺着人行道的砖缝滚了好远。神谷两眼放光,追回来盛在手心,另一只手又摸到口袋里去,摸了一模,竟然还有;仍是不死心地摸,这回是真的掏心掏肺了。最后凑出来六百円。

就这么有了底。神谷迈着方步儿进了平常路过总是把橱窗擦得锃亮的那家。今天的玻璃也是干干净净,把神谷那张容光焕发的脸照得一清二楚。他一推门进去,门口挂的一串小铃铛就清澈地唱起来,店里所有人都看过来,买东西的人和卖东西的人。“借过,借过。”神谷颇有风度地在人群中来去,把几层货架上摆着的面包饼干的价格日期成分摸了个...

万箭穿心

*解压用的

*原创的自家审还没成审的时候。是个卢瑟


人的寂寞就是这样。


天气预报日常漏掉的雨倏忽而至。

神谷没带伞,回家路上被淋个正着,匆匆忙忙往公寓跑,手忙脚乱翻出钥匙进门的时候已经半湿,顾不上换鞋就踉跄着冲上阳台去收昨天晾的衣服和床单。床单受了雨淋又湿又重,神谷胳膊使足了力气往下拽,床单执拗和晾绳垂死挣扎,终于翻飞下来铺天盖地糊了他一头一脸。神谷脚下瓷砖很恰好地在这一刻和水配合着把人撂倒。连带着重物摔落在地的哗啦一声巨响。

昏暗窗外忽地一亮。视野之外的远处炸开落雷。

不用开灯也知道,窗台上花盆肯定砸了。

神谷缓缓坐起身,被床单压着按在冰凉砖上,一呼一吸间都是雨...

【约定的梦幻岛】伊莎贝拉平凡的一天

*傻白现pa,ooc预警

*给母子打call!


六点一刻,在雷被吵醒前关掉闹钟。起床,换衣服,洗漱。给一家人准备早饭。星期五要有个圆满的结束,煎鸡蛋吧。

鸡蛋不够了。

只能提前叫雷起床了。

回到卧室拉开窗帘,看到雷和艾玛一样乱的头发,出于打趣意味告诉他以后不管是给他拿衣服还是书包都不理我了。果然还是小孩子呢。

六点四十,趁着雷穿鞋的空档去邻居家说明今天不能和他们的孩子一起上学了很抱歉。

七点,骑车赶到学校附近的商店买牛奶和三明治,夹煎蛋的那种。雷说他已经不吃鸡蛋了。什么时候的事?不过还是好好吃掉了。我猜他只是在为早上的事闹脾气而已。

七点二十,锁好车和雷一起进校门,...

【FGO】预测

*罗摩悉多in上海卷

*不明所以的产物还请不要太深究


罗什曼那一进门正撞见他哥在哭。


罗摩坐在草席边沿,惯常用来拉弓的双手垂在地,手指不时收握似要抓住什么。


罗什曼那登时就有些端不稳站不住,扶着棚子往里走,颤着声道:“哥哥呀……你这是有什么烦恼伤神之事?”


罗摩待他到了跟前才发觉,兄弟已在身边。他抬头看向他,一双眼如吹熄油灯,水渍遍布脸颊和脖颈,像蛇蜿蜒进深谷沟壑。


罗什曼那替罗摩拭去泪痕,指尖一阵湿冷。这光辉之人此时黯然无华,目光虽是正冲着他,心思却全在别处。罗什曼那便又问了一遍:“哥哥你可有什么烦恼伤神之事?”


罗摩又流了泪,静静用衣袖蹭去...

睡前要来一点厨力放出【lof没什么人就在这儿说了!
起因很简单了他脸好看【。
从百科那种程度开始了解他,性格上也是个好人,就接着看原典,行为端正,品格高尚,英勇,智谋,坚忍啊实在是圣贤人了【文盲话语酝酿失败
全国人民都爱他也不亏,把他看得比亲儿子亲老公都重也不亏【原典就这么说的我喜欢这个描述【等等
关于外貌原典也是很多描写了比如说什么长胳膊啦什么步伐如怀春大象啦我都不是很懂【……印象比较深的就是蓝莲花一样的眼睛啊莲花一样的皮肤啊,华丽又细腻的年轻人,嗯真好真好w
兄弟情是个很有趣的部分,原典并没有看太多以后还要继续发掘的
太太。谁能拉开神弓就跟谁结婚这种武侠一样的桥段简直不要太浪漫【昏迷了
跟着一起流放之前...

【FGO】罗什曼那劝我别进英灵座

*犹豫了一下还是发吧【虽然又废又颓还ooc

唉,我后悔了。

唉。

唉。当初罗什曼那劝我别进英灵座,怎么就没听呢。

现在说这些,你还是站在这儿,来到我面前了。

所以说,这就是我后悔的事啊。

进英灵座的大多也就是为了愿望机——不介意的话,也跟我说说你是为了什么?不过我多半知道那个理由是什么了。

知道的话,就不做赘述。

你怎么会后悔的呢,我觉得你不会的。

我也以为我不会——就算后悔答应出走森林也不会后悔这个,偏偏我后悔了。

进英灵座的大多也就是为了愿望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来了,但她若是来了,一定是为了同个缘由——我有这自信,相信她、相信悉多。

天上人间有这许多没法子计数的豪杰...

【FGO】祝福

*平行世界的咕哒子和穿过来的安老师。ooc注意


新年钟声的尾音刚刚响过。

藤丸和一同过来的朋友互相问候过了,就打定主意要一个人回家。

是2017年了。几分钟前天上飘起了雪,她伸手接住了一片,是今年的第一朵雪花。落在掌心里倏地化开,凉得激起心底埋藏的兴奋。刚过午夜的街道漆黑如墨,只有每隔十数米立一盏的灯杆与常日无异,像晚上八九点时候一样地亮着。藤丸四下张望一番,见路上除却她自己再无第二人,两旁民宅也少有未熄的灯火,便大着胆子跑到聚光灯一般的光柱下面,小心又小心地在尚完整的薄薄一层雪上印下一个脚印。她今天出门穿着厚实的靴子,边缘圆润可爱,印出来的痕迹也叫人喜欢。

稍微慢点儿回去...

【堀兼】青年

 @考试必备2B铅笔  @诗人唱给夜莺偶尔换你来听 这两只想看的新选组现世系列【没有系列

*傻白甜现pa,人设请见http://69622951.lofter.com/post/1d2d97ad_788703d

*青年节相关【虽然略过期ˊ_>ˋ【日期采用国际青年节8月12日

“哎,今天是青年节来着。”

“……你想说什么……”堀川状似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和泉守陡然警觉起来,把手里握着腰的黑猫捏得吱哇乱叫,伸出来的尖爪子险些要抓到他的脸上。

这反应就像突然被家长问到藏起来的试卷的小学生一样。堀川托着腮帮儿,细细察看和泉守兼定瞬间变得僵硬的侧脸和...

【FGO】无聊的星期二

*突发傻白嫖。经过ooc加工处理的安老师和凑不要脸的咕嗒子【很有可能是真实的我

“我说, 你这里水温设定的是多少啊?”浴室门口传来不满的声音。

“嗯?”于是藤丸只能又折回才刚离开的厨房。热水器安装在厨房连接阳台的墙上。“六十度啊。哎哎你要是洗完澡的话,记得穿干的那双鞋再出来啊!”

“你就不舍得设得高一点儿?亏你是个女的,这点热水竟然就满足了。”男孩儿站在门槛上看向厨房的方向,一边拿毛巾胡乱擦着头发,还是体贴地换了拖鞋。藤丸走到他面前:“那就去吃饭吧?也不知道你的口味,随便做了一些。还希望安徒生先生赏脸呀。”她是匆忙过来的,手上的隔热手套还没脱掉。

“嗯。”安徒生应了一声,越过...

1 / 4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