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的梦幻岛】伊莎贝拉平凡的一天

*傻白现pa,ooc预警

*给母子打call!




六点一刻,在雷被吵醒前关掉闹钟。起床,换衣服,洗漱。给一家人准备早饭。星期五要有个圆满的结束,煎鸡蛋吧。

鸡蛋不够了。

只能提前叫雷起床了。

回到卧室拉开窗帘,看到雷和艾玛一样乱的头发,出于打趣意味告诉他以后不管是给他拿衣服还是书包都不理我了。果然还是小孩子呢。

六点四十,趁着雷穿鞋的空档去邻居家说明今天不能和他们的孩子一起上学了很抱歉。

七点,骑车赶到学校附近的商店买牛奶和三明治,夹煎蛋的那种。雷说他已经不吃鸡蛋了。什么时候的事?不过还是好好吃掉了。我猜他只是在为早上的事闹脾气而已。

七点二十,锁好车和雷一起进校门,在楼道口分别。我去办公室备课,他去五年级的教室。

八点前吉尔达送来了昨天的作业。用半个小时批改完成。艾玛,诺曼和雷完成得最好。又是他们三个。

中间接到了邻居的电话,因为突然有工作要完成所以拜托我捎带上艾玛和诺曼一起回家。


十一点三十五,收拾好桌面去雷的教室门口等他们下课。艾玛说他请了假早就没在上课了。这小子!

我要保持冷静。下午还有课要上的。

十二点,一个人去校外吃午饭,在餐馆碰到克洛涅。调职以后很久没再见过了,克洛涅看上去有点儿兴奋,于是坐了同一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她讲新的工作进展和教学成果,话里话外都是工资和同事和升迁的事情。不出意料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人。

十二点四十五,回到办公室。离下午开课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用来休息。但是今天没那个心情。我得知道雷去哪儿了。

各学科准备室在下面一层,每间都没有他在。

保健室的老师说今天还没有见过他,但是雷的话说不定会在图书馆。

图书馆的管理员染上了流感,这一个星期都锁着门。

院墙东南角经常有野猫出没的地方也没有。

菜园没有。不过留心看一下会发现雷负责的那株番茄的叶子上有未干的水珠。去找园艺组的学生,得到雷已经有一阵子没来活动所以这些日子都是别人在帮他照看的消息。

还有十分钟上课铃就会响。操场上踢球的孩子作归笼状朝教学楼的方向走。我待在视野清晰的窗口,直到最后一个人进了楼门。早就料到他不会在这的。


四点半,放学时间。我和诺曼艾玛一起离开学校。整整一个下午雷的座位都是空的。因为有两个孩子在,我推着车和他们并肩行进。沉默。路上艾玛好像想说些什么话,被诺曼揪住了衣角。我都看到了。

五点过五分,把诺曼和艾玛带到家门口。艾玛眼神躲闪着看向我,几次欲言又止,看得出来是憋了很久很多的话,结果还是由诺曼来说。“雷一定会回家的”。被这样安慰了。

没关系。他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我尽量作出轻松的表情来面对艾玛,顺便扶住她的肩膀,直到她不是那么紧张和难过才掏出钥匙开门。

雷竟然在家。

艾玛被吓到了,雷也是。他花了几秒钟稳住手上的盘子,好让里面的东西不至于洒落到地上。从气味和颜色来判断是水蒸的鸡蛋。

五点十分。雷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转而进入一种轻微的愤怒。他把诺曼和艾玛叫到自己的卧室,关上门,留我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

……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你们拖住她的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

我看雷实在很不坦诚,就顺便帮你一把的。

不要做多余的事啊!

……

哎呀哎呀,是不是家里的墙隔音效果太差了?


                                                                                      20××.7.23


后记:第二天带雷去向各位老师道了歉,课程也补上了

         虽然是第一次尝试,不过蒸蛋的味道相当好


-Fin-



*写到一半突然想到赵丽蓉的《英雄母亲的一天》【×好想看啊


评论(7)
热度(19)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