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箭穿心

*解压用的

*原创的自家审还没成审的时候。是个卢瑟




人的寂寞就是这样。


天气预报日常漏掉的雨倏忽而至。

神谷没带伞,回家路上被淋个正着,匆匆忙忙往公寓跑,手忙脚乱翻出钥匙进门的时候已经半湿,顾不上换鞋就踉跄着冲上阳台去收昨天晾的衣服和床单。床单受了雨淋又湿又重,神谷胳膊使足了力气往下拽,床单执拗和晾绳垂死挣扎,终于翻飞下来铺天盖地糊了他一头一脸。神谷脚下瓷砖很恰好地在这一刻和水配合着把人撂倒。连带着重物摔落在地的哗啦一声巨响。

昏暗窗外忽地一亮。视野之外的远处炸开落雷。

不用开灯也知道,窗台上花盆肯定砸了。

神谷缓缓坐起身,被床单压着按在冰凉砖上,一呼一吸间都是雨水的味道。他一动未动,缩着肩膀在原地,张着嘴,耳边只有剧烈跑动后才有的粗重呼吸和心跳。都是他自己的。只有他自己的。宽大的床单包裹着他,像熟悉又遥远的怀抱。难得安静,神谷竟察觉出安详,想就这么一直坐着,谁都、什么都别来烦他才好。

方才说过,安静是难得的。从什么都不存在的安静中制造出一点噪音,只一点点,就足够毁坏这份难得了。那声音越来越大,大到无可忽视,神谷就不能再自欺欺人。外面正在下雨,且有变得更大的趋势。靠近屋内的地上有他刚刚扯下来扔在一堆的衣服,已经洗好、待熨的衣服,用作替换现在穿着的另一身体面衣服,毛巾,和其他织物。现在正不忍观瞻地瘫在一起,有干有湿,半干半湿地抱团取暖。那些布料之下,留着他刚跑出来的一地泥水脚印,从阳台一直延伸到尚敞开的大门口,在被一波一波风雨冲洗的地板上逐渐失去踪迹。

外面等着他的应当是这样一副场面。

神谷撑着地的手忽然不受控制地痉挛,转头去看,是从开着未关的窗户潲进来的雨水——已经汇集成了水流朝他侵袭过来,是比地砖更甚的湿冷。神谷猛地收回手,抱起双臂,身上被雨洗过的套装在这样的动作下黏紧了皮肤,是比雨水更甚的湿冷。

他只在这时感到害怕,明明是和平常一样等着他去打理收拾的琐碎,却仿佛只有此时是可怖的。床单外面是什么、有什么,就算是一些稀松平常的物事也极端抗拒。

神谷等了很久。

神谷小心翼翼掀开床单一角,继而翻过头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分一毫也不差。外面更黑了。我在等什么呢。他揉了揉膝盖,站起来,穿过地上一团的衣物,朝开关的地方摸过去,摸到了,按下那个墙上的凸起。

啪嗒。

什么都没发生。

神谷果断地又按一下。然后再一次的啪嗒。动作一气呵成。

什么都没发生。

他想起来忘记缴的电费。

“呼呼……”神谷喘了两下,走到沙发床边,犹豫了一小会儿,掉头去了门厅把门锁好,又原路回到阳台边刚刚的位置坐下。他叹一声,急促地吸回两口,用力抱住了蜷起来的腿,像一件很占地方的家具。

更冷了。


评论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