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一千零一夜

印度夫妇和圣杯和千年战争。





一切都结束了。


日光掩藏,草木破败,地平线燃烧。这一片焦土之上鏖战过七人,洒过血渗透过泪,却是没一样来自他的。那人是个年轻面貌的saber,大战一场过后身形亦破败如秋后枯草,撑手中剑立于地。

那saber稳了呼吸,静静等着,直等到腥味的空气里风起云涌金光乍现。

你好呀。胜利者。圣杯说。你有什么愿望?

Saber摩挲着手里剑柄,沉吟道:余想见此世唯一挚爱,余想见余的妻子悉多。

圣杯言语一滞:你且等一等。

熬过半晌,圣杯又道,胜利者呀,你可有别的愿望?

Saber皱眉:余所有愿望中,只此一个是非仰仗圣杯之力不可。

圣杯说,这就难办了,你的愿望不在圣杯的可执行范围内。

年轻人疑惑又更深:都听闻圣杯是万能的许愿机,你莫不是个假的?

圣杯一听这话,就算是个杯子也要暴起,可它实在只是个杯子,不能真的这么做,所以按捺着冷静下来接着解释:胜利者呀,切莫怀疑我这如假包换的圣杯。你可知道,阻碍你和妻子见面的是什么?是那波林之妻降下的诅咒啊。这是圣杯改变不了的。

说这些有什么用。圣杯战争要对从者和御主负责的。你真是差劲的圣杯。这少年模样的saber除却外形,多半也还保留了些许少年心性,先前的沉稳这会儿在愿望前也打了折扣。

圣杯憋了一肚子委屈,心道你这英灵到底还是见识得少,要放在别的世界线里头,从头到尾就是欺诈的圣杯战争也是有的。可它也不愿意当saber口中的差劲圣杯,于是它说:虽然圣杯不能推翻诅咒,但是稍微作个弊也不是不可能——

Saber果不其然追问:怎么作弊?

圣杯:要作弊也不是你这小英灵来操作——且先听我说完嘛。圣杯是许愿机不假,但是也有违抗不了、背离不了之事。原理大致是一次许愿的能量不足以……具体我不能讲太多,这么一来,多许几次愿来增强能量,从理论上也是可行的了。至于具体操作,嗯……保守估计,先打个一千场吧!说完这一通,圣杯心里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什么样叫负责的圣杯?这才是。

Saber沉默了。圣杯好整以暇等着他震惊,跳脚或者大叫,然后再拒绝,但是他没有。Saber还是沉默。

沉默到圣杯几乎要睡着,saber突然说话了。

好啊,那就赢个一千场来看看。

他说完了。

他说完了吗?圣杯震惊。你是说,一千场圣杯战争?它问。

难道你说的不是?Saber反问。

圣杯没话说了。追究起来这坑还是它自己给自己挖的。

那我们就此别过,也祝福你今后武运昌隆——圣杯正待开口,忽然对上saber扬起来的脸:往后要靠圣杯的地方可就多了。那余就在此许愿,今后的圣杯战争都要有余的席位,都要赢得胜机。

圣杯觉得心累,这可说是它经历过费口舌最多、活儿最不好干、甚至很大程度上连靠谱与否也说不准的一届。圣杯天人交战了一番,也只有应允下。

就知道是有办法能实现的,不愧是圣杯。Saber终于笑了一下。圣杯抓住机会瞧见了,少年人生得眉目英俊,眼睛如莲花,面部线条又很柔和,这样一张脸配上那恰到好处的宽慰的笑叫人看上一眼就很喜欢。

耽搁了这许久,还是要来了啊。Saber低头看了看自脚底升起的金色光点,用空着的左手朝圣杯挥舞起来:那下次再见了!

圣杯看着他一点一点消散化成星星点点的光,突然想起来什么,忙着喊: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哪来的英灵?

Saber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长呼出一口气,理好消失到一半的衣袍,右手来到胸口前,音色洪亮安稳:出典《罗摩衍那》。余乃罗怙后裔,十车王之子,憍萨罗之王罗摩是也。

-Tbc-



*审神者预感今天也不会写完……但是没有文发就很寂寞【?扔个坑上来

*原梗《死了一百万次的猫》【但是一百万真的太多了感觉很累……私心很多,魔改很多,除了圣杯战争本身这个名词概念大概不剩什么了

*有时间就填(._.)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