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请别忧伤了崔斯坦卿!

*真实事件改编【大雾。纪念我没能毕业的泳装活动【烟

*罗摩老崔同事情。以及路过的朋友们有人愿意吃我一口王崔安利就好啦!

*极端失智和ooc注意





崔斯坦有点紧张。


他才来这间迦勒底不久,藤丸立香欢欣鼓舞,在崔斯坦响应召唤后积极地打本积极地嗑苹果,虽算不上肝到吐血也在力所能及的最短时间内给他奉上种火和素材若干。崔斯坦受宠若惊,有点感动。


然后他看着御主把他的名牌挂到支援栏上。


“您在干什么呢!”崔斯坦突然就惊恐了。


“没干什么呀,偶尔来了新人也换换支援。”藤丸的表情语气仿佛都在说这没有任何问题。


想来圣杯战争也被发明出来百八十年,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可能是距今十个世纪以上的圣遗物太难寻找,也可能是觉着拿他的苦情话本召唤太没诚意,总而言之崔斯坦作为从者的经验是半点也没有。他简单考量一下,还是把这种担忧说出口。


藤丸听到了像是也没听到,打着哈哈说了句“交给你了”就扬长而去。


这让崔斯坦非常紧张。






接连两天都没有人来借。


崔斯坦稍微放松了一些,又时刻担心着下一秒就有御主来敲他,一颗心悬在嗓子眼儿,实在坐立难安就跑到支援房间外的走廊上溜溜达达,时不时瞄一眼支援栏上一排有长有短的名字,叹一口气。


他正叹着气,察觉到有人来,便回头去看,见身后站了个小个子,气势却不弱,正好奇打量他:“阿塔兰忒这几天都不见,难不成你是新来的支援?”崔斯坦也没见过对方,出于礼节还是先自报了身家再询问他名姓,很快和印度王子相谈甚欢。


“虽说是做了支援,但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要是有别的迦勒底找上我就完了,一定会给藤丸丢脸。”崔斯坦一口咬定。


罗摩跟他拍胸脯保证:“别想那么多,咱迦勒底普遍练度低,平常没什么人来借支援的。”


崔斯坦:“那怎么你是九十级?还每天都能上交友情点?”


罗摩挠挠鼻梁,说:“可能是御主中意我吧。”






当天晚上藤丸来了,挨个儿从玛修罗摩和杰克那里拿过友情点,又向这几位道一声辛苦。


崔斯坦躲在屋子里痛苦得抱住了脑袋。罗摩敲开他的门:“你干嘛呢?御主都走了。”


崔斯坦:“我交不出友情点,不好意思和御主打招呼。”


罗摩:“……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跟我过来看看。”


他俩前后出了房间到走廊上,罗摩指着后面几个已经落了灰的牌子道:“安徒生和阿斯托尔福几个星期也没有十个点进账,早都养老了。倒也轻松,你学着点儿?”


崔斯坦欲哭无泪:“不,这不是我想要的……”


罗摩看着他口袋里露出的宝石翁一角,念叨起来:“可能是礼装的问题。这是阿塔兰忒以前常用的,现在要紧是换一张有加成效果的礼装。”


罗摩不说话了。他知道前一阵子藤丸把所有石头扔进池子置换成一堆三星四星五星礼装和包括眼前这位在内的圆桌骑士,这几天为了玩水枪的骑士王连圣晶片也要见底。没人拦得住疯狂坠机的御主。氪金礼装不存在的。于是他找来一张才兑换回来没几天的女人照片给他。


崔斯坦可怜巴巴地:“用这个就行了吗……”


罗摩错开他的眼神:“……至少这个能增加一点掉落。”


反正。总之。


水和食物各加一不能算没有。






罗摩不太明白。他应该是已经让他新来的丧气同事捡起了对支援的期待,而且是好不容易才做到的,现在又回到起点。


“你又怎么了。”他问身边这个被隔壁玛修告知“紧张得把谱忘记了”的掉链子弓兵。怎么会这样呢。罗摩听了想打人。


“……我也不知道。”崔斯坦把自己裹在斗篷里,头上顶着一圈毛毛领。


“都是平级的同事,我也不是想教训你,但是这么干真的太……”罗摩把到嘴边的词咽回去,“友情点也拿了,什么忙都没帮上,还是靠人家御主的换人技能才保回一层血皮,你……你觉得这么做够意思吗。”


崔斯坦将脸埋起来:“可是那个队伍里有……我现在没有脸面……”


罗摩:“你到底是想去,还是不想去?”


崔斯坦:“我……”


罗摩:“不许说不知道。”


藤丸:“别欺负人噢?”


崔斯坦:“御主?什么时候来的……”


藤丸拍拍弓兵肩膀:“嘿嘿。今天辛苦啦。”


崔斯坦站起身整理衣服:“我做得还不够。”


藤丸郑重地:“那明天再努力吧。”


“哼。”罗摩嗤之以鼻。






崔斯坦:“身为骑士,我也不是故意要给人惹麻烦啊……”






他以前也没想过自己会是健谈的性子,能和相识两天的人夜谈到现在。


罗摩转着手中酒杯:“你和杰克童谣她们应该会相处得很好吧。啊,虽然我们这里没有童谣。”


崔斯坦:“为什么这么说?”


罗摩微微笑道:“因为你很会讲故事嘛。”


崔斯坦感到一阵无力:“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罗摩拍拍他肩膀:“明白明白。”他仰头喝光杯中酒,说道:“这还能不明白嘛,我也做过那种事啊。叫旁人失望,叫自己后悔。彼此彼此——啊,好像不能这么说。你比起我来还是强得多呢。”


崔斯坦看向他酒友那张在烛光里忽明忽灭的脸,突然觉得书上说什么“把伤心事分享给他人痛苦就减少了一半”都是屁话,现在只想给他再来一杯。“等等、现在未成年饮酒不违法了?”


对面险些从椅子上滑倒:“谁跟你说我是未成年?”


“那就好。”于是崔斯坦继续倒酒。


罗摩隔着一层玻璃摩挲那澄黄液体,道:“可能全世界都觉得我是人渣,就她不这么想。悉多永远懂我。不论任何事情。也就是这样我才更想杀死自己。”


崔斯坦慌了:“你别死啊……”


罗摩:“……我的意思是,你说不定没被人记恨呢?”


罗摩:“那个人可能非常了解你,连你对她当年的误解和如今这份抱憾之心一并心知肚明呢?”


崔斯坦缓缓趴到桌子上:“不,不可能的……”


愣了一会儿,罗摩看着他像看着一团无药可救的东西,拿玻璃酒杯的脚碰碰他的头:“喂喂你这里是木头吗?”






恍恍惚惚的,他听见有人喊他。


真糟糕。昨晚没把自己搞到宿醉就好了。不过时值活动期也要分担一部分责任,否则谁会凌晨起来翻别人家支援的牌呢……崔斯坦揉揉眼睛,勉强冷静下来看清前头站着的是玛修不是魔猪。


“御主已经下过命令了!请您待会儿排在我后面,多打落一些暴击星,拜托!”说完小姑娘就冲出去,举盾朝猪头上砸,音效铿锵有力。


崔斯坦望着那身影,却停不下来想一些无关此时战场的事:他想到那看似孱弱身体实则继承谁的力量;想到加拉哈德手捧圣杯;圣杯,真是美妙。有圣杯的话,王的愿望也就无需担忧了——


他被身后一股突来的力量推了出去。






趁着清点战利品的间隙,玛修朝队中唯一白马走去:“刚才真是多亏了您。辛苦了。”


阿尔托莉雅:“这是为了回合的胜利,那就是义务了。”


玛修·基列莱特只能算是半个圆桌成员,对卡美洛时代的事一知半解,内心焦灼很久还是开口说:“这话由我来说可能有点唐突……我觉得您应该去看看崔斯坦先生。他从刚才起就……不太好。”


阿尔托莉雅若有所思:“这建议我收下了。崔斯坦卿。”


玛修当即吓了一跳,遑论被叫到名字的人。现在就要说吗……真是惊人的行动力。她不动声色退到一旁去。


阿尔托莉雅稍微偏头去看他斗篷上戳出的破洞,正色道:“先明确一点,我不是为了向你道歉。”


崔斯坦紧张起来,熟悉的紧张。“当然。那是我的失职……”


“也并非是要责怪你。”


他忽觉有什么被触动,无数个声音爬上来怂恿着叫他抬头看一看眼前的王,是不是当年冰封千里的模样,于是他也这样做了,竟从对方脸上看出一丝笑意来:“一次两次还能原谅,不过事不过三。走神和退缩尤其不允许。今后还请务必让我看到更为出色的你。”


“王……”崔斯坦久违地眼眶发热了。但是无处可逃,他只能小心翼翼把脸藏到手心里去。


“哭也不允许。毕竟是我承认过的骑士啊。”


“圣剑不在手边,暂时只好用这个代替了。怨言也是不允许的。”


她抬手提起重枪,用以破除一切业障的那一端轻轻拍向骑士肩膀,蜻蜓点水一样地止住那颤抖。



-Fin-






玛修:真是太好了。


罗摩:真是太好了。【棒读


藤丸:竟然是这样!崔斯坦太见外了,明明我们迦勒底也有阿尔托莉雅啊!还有好几个!等哪天我领你瞧瞧【




评论(18)
热度(70)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