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堀兼】寂静的春天

请配合BGM:私の最愛の友達

接到委任状的时候,和泉守兼定有些微的诧异。

看守锻刀炉并非是一项必要的活儿。时间一到,新刀自己就会出来,又有刀匠在,一般不会出问题。况且这次的时长是四十分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大概不会出审神者期待中的稀有刀。但和泉守还是乖乖照做。为了打发时间,他还从歌仙那里拿了一本俳句集,又搬了桌凳到锻刀室。

像歌仙那样的大抵是少数,让天生属于战场的刀剑静下心来捧读诗集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出五分钟,原本捏在书页上的手摸到了头绳的红珠子上。习惯了刀柄的手指搓动细小的饰物,一如虔诚的僧侣轻捻佛珠。

在把珠子的数目反复数了八九遍之后,和泉守最终放弃作斗争,认输一样地趴到桌子上。庭院里樱花开得正好,一阵风吹过,一片花瓣从敞开的门外飞来,停在了和泉守的睫毛上。朦胧的春天。他顺势阖上了眼。

直至院中的鸟鸣和打铁声把他惊醒。

睁开眼,面前是一片恬淡的粉色,和泉守兼定伸手擒住了那瓣花。就着趴伏的姿势,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举着锤子的刀匠和锻刀炉里静静舔舐空气的火苗。这是他自拥有人身以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注视着火焰。并不是红色,正中心是黄色,外围是一圈橙色,让人感到温暖的颜色。可是和泉守只觉得指尖发凉。大概是趴着打盹的时候压得太久了。于是他换个姿势,支起身子,摸向搁在一旁的纸笔,又开始写起来:

国广:

我好无聊。大家都出阵或者远征去了,新来的短刀也去下田了,这里就我一个人。你怎么还没回来?不是说好解决掉那些追上来的家伙就赶回来的吗?让我猜猜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回家,是迷路了吗?如果是的话,嘿嘿,可算让我逮到嘲笑你的机会了,谁让你总把我当小孩子。还是去万屋了?要是为了买苹果糖的话,对不起,别去了,快回来,我不该跟你耍赖说想吃的。

其实我前几天拿到了,在祭典上,主将带大家一起去的。虎彻大哥给我买了苹果糖,可拿在手上又不那么想吃了。好歹尝一口吧,很久没吃过的苹果糖。这么想着的时候,五虎退正好路过,然后眼睛就黏在上面不肯动了。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给你吧。我把糖塞给他。五虎退很高兴,那几只老虎就围着我转,尾巴绕过我的腿,痒痒的。我也想高兴一点儿,可不知道为什么打不起精神来。后来,我们去了河堤上看烟花。烟花也有好多年没看过了,上一次恐怕还是在新选组的时候。烟花真漂亮啊,而且容易让人想起过去的事。清光哭了,安定一直安慰他,真没出息。我没哭,可我心里也不好受。要是岁桑在就好了,这么漂亮的烟花想让他也看看,可让他来再也没可能了。好在当初新选组的各位还陪着我,尤其是你,国广。平常跟我关系最好、照顾我最多的人就你了。可现在你也不回来了。

算了,不说这个。最近有好多事想告诉你呢。

本丸换上春景了,樱花很漂亮。刚换上那天,主将在院子了办了感谢祭,所有的工作和任务都暂停,说是为了回报几个月来的支持和帮助。说起来时间过得真是快啊,国广,都已经过去三个月了。第一天的时候,就只有清光和我在,然后是安定、你和虎彻大哥,我们这一帮旧识就聚齐了。在这期间,主将的刀帐也齐了。本丸就这么一点点热闹起来了,但我们谁都没注意到,好像这就是理所当然的。可只是你一个人不在了,我就觉得寂寞。二代目告诉我,是把刀就会这样,你迟早会回来,把一切交给时间就好。可是过去这么久了,我还是没习惯这种寂寞。

等我走神回来的时候,主将的致辞已经结束了。她挺激动,脸都红了。清光更激动,一边喊着主人一边又哭了,安定只能拿团子堵住他的嘴。说起团子,是主将和烛台切提前买好的。每人都有份。我也帮你领了,是你喜欢的抹茶大福,可你没回来,我就替你吃了,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了。我可偷吃掉你的点心了啊国广,你为什么还不回来?你忘记了吗?当初我们五个人说好的,即使近藤桑、岁桑和冲田桑不在,也要像过去一样统一行动的事?擅自离队是违反队规的,不想受罚就快回来,国广。你要是回来的话,我保证衣服自己洗,床铺自己整理,再也不跟你对着干。这样行不行,国广?你快回来吧,我——

和泉守兼定写不下去了。落笔处浮着一颗晶莹的液滴,毛笔尖一戳进去,黑色的墨就扩散开来,盖住了白色的纸面。他肩膀耸动着,放下了笔,然后不管不顾地重新趴在桌子上。没有鸟叫,没有火焰燃烧的炸裂声——他听不见声音了——除了他自己的。衣摆和纸摩擦的声音,鼻腔里充塞着不洁之物的声音,有水滴落的声音。在三个月以前,和泉守从未考虑过他以人的姿态在这个世界获得新生,又和同伴——那其中当然包括堀川国广——重逢于他有何意义。即使是现在,这个概念也依旧不甚明朗,但他至少意识到了一点——没有堀川的春天是如此寂静。

这种寂静前所未有,以致于和泉守没有听到刀匠的惊呼。

时间也许快到了。和泉守坐起来,看到了从淬火的蒸汽中走来的,崭新的刀剑。他感到身体的沉重——不想站起来,甚至不想伸手擦掉脸上湿漉漉的脆弱的痕迹。这样也没关系吧,反正他是前辈。

又一阵风吹了起来,樱花的花期大概快过了,这一次掉了更多。飞在空中的樱花瓣就这么轻飘飘地闯入,落在了和泉守尚未完成的信件上,落在了他的脸上,落在了来人微微翘起的发尾。

短暂的失聪戛然而止。和泉守兼定睁大了眼睛。

“好久不见,兼桑。”

评论(4)
热度(12)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