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时间

*别吐槽名字……

*翻出来去年的脑洞,已经想不起来接下来要写什么【已补完……然而前后画风不一致并不是我的错【还是让我再想想】

*万一哪天手机崩了……在这存个底   

时间是世上最好的良药。

走在夜兔星阴雨连绵的街道上,冲田总悟的脑海中突然冒出来这句话。是三叶告诉他的。在冲田家的夫妻双双死于天人袭击的葬礼上,三叶蹲在他身旁,一只手覆在脸上,另一只手抚着他的头,用极轻的声音说出这句话。那时候的冲田总悟还没有上京时一半成熟,也远比整天嚷嚷着要暗杀土方时幼稚,总之,他的阅历尚不足以支撑他理解这句话。他甚至说不清三叶究竟是对他说还是自言自语,是给他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还是宽慰自己不够坚定的心。

现在他好像明白了。路边破败的房檐不停滴着水,冲田盯着看了一会儿,想像年轻的神乐身着红裙,擎一把紫伞,在无尽的雨中蹦跳穿梭,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咧嘴一笑,露出一截廉价的醋昆布。再早些年,当他还每天和她从街头打到巷尾,分别时旧不依不饶地对骂的时候,他有时会考虑如果是她那武力值翻番的哥哥,自己是否能像这样再占到便宜,还会嫉恨神威的记忆里有着他所未见过的神乐还未被杂质污染的笑脸。不过现在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冲田告诉自己。

街道中央有几个小孩在追打,还有一些在街边安静地玩着布娃娃。“请问,神乐家在哪里?”冲田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和蔼起来,朝一个正在垃圾桶边翻找什么的孩子走去。“……”孩子犹豫着从垃圾桶中抬起头,目光茫然。“那神威呢?”他怀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希望这里刚好有人知道他们,即使这孩子和他年龄段相差甚远——毕竟从整个星球找对他来说可能性太小。

幸运的是,神威的知名度给冲田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听到神威的名字,孩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挥挥手示意图冲田跟他走。

“你找神威?”孩子把冲田引到一个抽着烟斗的老头面前,就自己跑了,留下冲田一人有些尴尬地盯着老头的秃顶。“不,我找神乐。您知道她在哪里?”他发现自己下意识地使用了敬语,尽管这不符合他的风格,而且他未必比这老头年轻多少。“你不是夜兔……来这里做什么。”老头抬头盯着冲田,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怀疑。“确实。我来找离家出走的老婆。”冲田总悟意识到他竟然这样冷静。

在老者的指引下,冲田总悟来到了神乐家所在的街道。他毫不费力地从连片的二层小楼中间找到那幢低矮的房屋,不出意料,生锈的铁门上挂着一把同样生锈的锁。很多年没人见过她了,神威也是。他回想起刚才老头的话。

神乐当初给他的钥匙显然败给了时间。尝试了十分钟无果,冲田果断从腰间抽出佩刀,一分钟内就解决了这把锁。屋内的一切陈设都井井有条,忽视掉表面覆盖的厚厚一层土,俨然一个普通的夜兔家庭。

他还是脱了鞋,隔着时间的分隔踏上了几十年前神乐曾行走其上的地板,走进了里间。正对着的走廊尽头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有小巧的三个相框。冲田走近一些,用手擦去玻璃表面的灰尘,看到了透过遥远时空看向这里的女子。神乐果然很像她的母亲。她们有着同样给人温暖的橙红色头发,清可见底的湛蓝眼眸,和刺破一切阴霾的灿烂的笑颜。剩下的那个相框积了更厚的土,冲田不得不加大力度,才看到那是一张发黄的全家福。照片上的神乐身着鹅黄色的长大衣,攥着身旁神威的手,笑得一如往常。夫妻二人肩并肩,幸福的模样流露得自然又美好。神威的表情至少也是嘴角上翘。

如果没有移居地球的话——冲田偶尔会这样想——那么这些人就会一直这样幸福地生活。是这样吗?对神乐来说,是星海坊主,还是坂田银时更能让她快乐?是神威,还是冲田总悟更能带给她可以依靠的安全感?每次这样想着的时候,冲田都会鄙视自己的莫名的矫情,然后强迫这些想法消失,就好像被别人发现是一件极其耻辱的事。现在他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能让他心无旁鹜地想这些。

也许是刚才砍断门锁花费了太大力气,冲田总悟有点喘不过气。他不管不顾地坐在那一层土上,后背靠上脱落的墙皮。“还是你最懂我啊,老太婆。把这地方留给我。”他拿起桌上的镜框,把灰尘尽数抹掉,露出神乐许久未见的笑。年代太久远了,有一些土好像已粘住,这又费了他几分钟。

很累。冲田把腰间的佩刀解了放在地下,又把神乐的照片归回原处。仅仅是这样,他就觉得再没力气站起来,索性把头也靠在墙上。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窗户。

他阖上眼,却是黑暗以外的另一副光景。好像又回到了武州那所乡下房子,两座土堆。有人在他耳边说,时间是世上最好的良药。

常年阴雨的夜兔星迎来了旅行百万光年而来的阳光,甚至这栋低矮的破屋也亮堂起来。

评论(3)
热度(19)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