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之一

*π_π大概从魔都回来之后就要换手机了,可是想留纪念啊!!想想也就lofter了。。。想我上千字的脑洞&黑历史(ಥ_ಥ) 

*这篇是手机上第一个文档,让明友情向,二战paro的斯大林格勒战役背景,让是俄罗斯人,阿明是东逃的波兰人,在巷战中结识【设定再多也没什么卵用,已经在WORD里默默躺了将近两年,后续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晃荡

*希望没击中任何人雷点,不打tag


*自爆一下bug:设定上让他爸是一战牺牲的老兵,抛开一个苏联人为什么要打一战这个问题,既然如此,让就没必要虚报年龄。这么看来,如果不是作者脑残,那就是老基他喜当爹了【求老基心理阴影面积

让隐约听到身侧一阵几不可闻的响动,金黄色的发在月光下小幅度地动了动,暴露了少年尚未入睡的事实。

    “阿明,我睡不着。”善良地给对方找到个台阶,让小声说。

    “啊……是吗……”金发少年抬手揉了揉眼,用带着雾气的眼睛看他。“你怎么了,让?”

    “想起了一些事情,我那笨蛋老妈啊……”他突然住了嘴,想起来摔门而出的那天,母亲什么时候推开了他的屋门,在看到那张填了一半的入伍申请时骤然拉下来的脸。然后,意料之中的,发生了习以为常的争吵。再然后,让在一切重归平静后简单收拾了行李,留下一张字条就离开了家,辗转来到西线城市,虚报年龄参了军,直到战事爆发。现在想来当初那个心血来潮的想法实在是欠考虑,以至他完全没意识到把一个中年女人独自留在家中——尤其处于这样的特殊时期——是多么的不男人。其实他早该清楚,老基尔希斯坦的离开对她是如何沉重的一件事,可他终究重蹈了复辙,让这个女人再次体会到被抛下的痛苦。

    ——让,我现在只有你了。可是我不会埋怨上帝,因为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让想起来了,五年前、也许是十年前,也是在一个月光如今夜般柔和的夜晚,母亲轻抚假寐的他的头,如祷告般虔诚的话语。那么现在,她究竟又露出了怎样的表情呢?

    “……让?”“嗯?”印象中母亲的脸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少年的面孔。这才是现实,几天来朝夕相处的人正用忧虑的目光注视自己。“没什么的。”感觉如果说出来刚才想起自己母亲会是一件相当丢脸的事。

                                                                                     


评论(2)
热度(1)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