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之二

*手机里第二篇文档,动手毁的第一篇冲神,也是最长一篇,还分章节,也许是想写完的,然后没有然后了

*现paro,大概是损友关系的冲神。神乐有多任前男友,冲田可能也一样。最后happy ending了没有我不造【。

*避雷避雷不打tag




01.

夏日的阳光总是如野兽般凶猛,肆意在正午前的街道上漫延,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蝉鸣嘶吼,把所有生物的干劲统统冲洗得一干二净。

    “所以说,这样的天气就应该宅在家里吹冷气。会跑出来晒太阳的也就只有你这种智商不足体力有余的白痴。”冲田站起身,把第五根雪糕棒以打三分的标准动作投入垃圾桶,然后又退回树荫下的长椅,尽可能以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

    难得对这样的冷嘲热讽没有丝毫反击,神乐仍然保持着二十分钟前的样子在人行道中央张望,并不时自言自语。“呐,抖S,你说Peter会不会出什么事了阿鲁?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来呢。”

    “对,一定是出事了。比如在来这里的路上看到了哪个能让男人一见倾心的美女,然后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去了某家Love Hotel之类的。”

    “冲田总悟!我在认真和你说话!”女生终于丧失了继续围观路人的兴趣,愤恨地回过头大吼起来,扬起手似乎是要把包当作凶器丢过来,脸上的浓妆在汗水的轮番攻势下花的厉害,再配上凶神恶煞的表情,就不难理解那些路过的酱油为什么全都沿着店铺的门边走。

    “那我也认真地告诉你,那人肯定不会来了。”冲田瞄了眼手腕上的表,还差几分钟到十一点。

    “为、为什么阿鲁?”

    冲田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不紧不慢地解释道:“这还不简单吗?都过一小时了还没来,打电话也是关机——”

    一些刻意忽略掉的事实一旦被提起就再不能掩饰。神乐突然发现了一直在自己身上循环的结局。

    “——这不就是被人放鸽子了么。”

    解说完毕,冲田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没去看女生愣住的脸。“既然你的约会已经失败,那就没我什么事了,先走了不用送。还有,以后这种事不要找我,China。”

    “等等!”

    感觉到一股蛮力被恶意施加在上衣后领,冲田以极不自然的姿态向后倒去。眼前的光景从商店街的普通日常到长势正旺的泡桐再到伴着热烈阳光的蔚蓝天空不断流转,最后停留在神乐被高温炙烤得万紫千红的脸上。

    “反正票已经买了,就算不去也是浪费。不如便宜你这小鬼阿鲁?”

    得出答案并不费太多时间。考虑了一秒钟的冲田总悟用嫌弃的语气回答:“既然是暴力女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那之前,不洗脸吗?”

    “本女王美若天仙,不需要洗脸阿鲁。”


    退掉了原本预定的言情片的电影票,神乐死皮赖脸地和工作人员纠缠了二十分钟,愣是换成了恐怖片的场次。感慨于神乐不同寻常的功力和脸皮,冲田也乐得和她一起丢脸。

    入场时电影已放映到一半,在满场楚楚动人的惊叫声中,神乐一手抱着爆米花桶,一手拽着冲田的袖子,大摇大摆向里面走,一屁股坐在了第一排的空座上,然后无视此起彼伏的抱怨,开始大嚼特嚼。

    “你好歹注意一下,在公开场合有点女主角的自觉啊,China。”

    “有什么关系阿鲁,”神乐一把抢过冲田手里的可乐,一口气吸到底,让吸管的呻吟声充斥每个人的耳朵,“本女王乐意。”

    狗血的剧情,二流的演员,三流的演技,进场五分钟不到冲田已经把结局猜个大概。为了排解无聊和早上没吃饭的肠胃之苦,他偏过头看了看身侧全神贯注的少女——怀里的爆米花桶。

    “做什么阿鲁!”前一秒还全神贯注盯着屏幕的女生此刻正谨慎地看向自己这边,黑暗的剧场里看起来依然白皙的手臂紧紧圈住了怀里的零食,警惕的目光就如——

    “……你是护食的狗吗,China。”

    “才不是阿鲁!”

    “那就是小学没毕业的笨蛋。”


   

    电影散场时候刚好应该吃午饭。“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这次说真的。”冲田头也不回地朝来时的方向走去,意外地,竟然十分顺利地没受到任何形式的阻拦。“我说,China,”他停下了脚步,“你该不会是伤心过度,要曝尸街头了?”身后的街道再普通不过,来往行人,熙熙攘攘的车辆,闲谈,卖冰淇淋的小贩的叫卖,一切都正常运转,除了神乐没有响起的反驳。

    “什么嘛阿鲁,这次竟然真的被抖S说中啊……”神乐的声音很低,在正午的商业街更是像通过一层厚厚的棉花传来,可是冲田总悟一字不落地,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原先他们待过的,便利店门口,正走过一对男女。细看的话,就能发现,那个满脸笑意的男人正是神乐交往一周的对象。

    莫名的烦躁。果然夏天就是让人讨厌的季节。冲田没发觉跳动的额角和攥起的拳头,他看到的只有最难忍的画面。一次又一次,这个脑子缺根弦的女人在他面前做着不能原谅的事,仍不知悔改,最不可思议的是,冲田总悟竟然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了。

    不能理解,也找不出理由。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解决方法是?

    然后,他看到自己的手伸上前去,拉住了神乐的提包。“还傻看着什么啊,China,快点回家了。”


02.

“三份乌冬,三份叉烧,再来一份白米饭。”神乐笑着把菜单递出,开始研究起桌板上粘贴的特惠套餐广告。


评论
热度(2)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