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之四

黑历史系列最后一发【完全无视手稿【以后不能拿这个混了好难过

*东京残响相关,三岛理莎摆脱阴影的故事。开头结尾都已写好【结尾在纸上找不到了】,中间部分迟迟填不上的坑【。

 

【午后三点,游乐园】

三岛理莎自醒来就看到了这张黏在床头上,有点皱巴巴的便条。龙飞凤舞的字迹看着眼熟,她惊觉这竟是出自她自己的手笔。最后一个字显然并不乐意就这样老老实实待在纸上,简直要飘飞出去——看来是匆忙间记下的。如果这是什么约定的话,那简直太糟糕了——关于何时以及何地与何人定下这个约定,三岛理莎都毫无头绪。她抬起手腕,发现手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四下搜寻一番也没能找到手机。

不能确定时间,甚至连最基本的日期都没有。三岛理莎却无论如何都放不下这张纸条。她匆忙下了床,一边找鞋一边招呼着应该在屋里的另一人。“爸!知不知道游乐园怎么去最快?”没人回答,直到三岛找到了深埋在桌上杂物中的手机,依然只有窗外的蝉在叫。

那就直接去看看吧。其实说起游乐园,三岛心里冥冥之中有个选项。不是迪士尼,不是八角,就是那一家人气不太旺却自幼儿园时代起陪她到现在的游乐园。三岛的手指已经持续在开机键上停留了一分钟以上,可是什么都没发生,这太奇怪了。她感到没来由的心慌,就像难以掌控即将脱手的风筝。



















 

直到第二年的冬天,日本的经济才踉踉跄跄地追上末班车的尾巴,有了一些好转的势头。

公司又活过来了,而三岛理莎已然在家待业大半年。“三岛?又有订单了,回公司来吧。”挂断经理的电话,她全身上下都产生出一种重新被别人所需要的难以抑制的兴奋,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然而,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允许她去回味之前的宝贵的体验,三岛理莎马上就投入了那一大批订单中,然后忘记了那种久违的兴奋。

到了年底,公司成功地依靠这批订单恢复了生机。为了犒劳员工,还特意把年会办得比往年热闹些。和三岛年龄相当的年轻女员工正把一串红红绿绿的彩灯挂到装饰盆景上,脸上的兴奋就像回到了小学。三岛刚拿到了愿望卡片,就盯着那些上下晃动的灯泡愣神,想着一会儿要在卡片上写些什么,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人。“喜欢吗?”“……很喜欢,经理。”她注意到自己的失礼,于是低下头表示歉意。

“看着我,三岛。”三岛顺从地抬起头,然后看到了经理微醺的眼神里有着不同于常日的热切。“今年,辛苦你了……呃……新年快乐。”“新年快乐。”“你打算写点什么?”经理的手指着卡片。三岛的视线又回到了手上,顺着卡片的边缘落到一双打理很好的皮鞋上,然后——头脑中一片空白。“抱歉,我还没——”“没关系,尽情去写吧。不过——”经理打断她,不太自然地挠挠头发,“如果可以,待会儿我想请你喝一杯。”

 

评论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