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堀兼】如果有爱的话(坑)

*一个自我满足脑洞,可塑性记忆梗,堀川是Giftia,兼定人类。番外部分是堀川做回收时期的日记,正文是堀兼的日常养成【说的好像你真写一样】。兼酱大范围出没注意。是坑是坑是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015年5月7日

你好,我是堀川国广,编号XPC9034。

为什么在日记第一页写上这种内容,作为十年后的我,你一定懂吧,关于Giftia的记忆只能存在九年零四个月的事。

有五感,有独立的思考和判断能力,对于机器来说太过多余了。简直就像是人类一样。明明是不对的。带着这种能力诞生的我,竟然想留住生命里的头十年,感觉上这样就能更接近人类。但是就算再怎么努力地想记住,到时候记忆还是会被消除,就想着不如用这种方法转告你吧。把接下来这十年将会发生的事,好的或不好的,一并传达给你。

今天是我出厂的日子。同一批次的Giftia有很多,大部分都流入市场了,我是那一小部分留在公司的办公用类型。

总部很大,有好多不同的部门。第三终端服务——不知道到时候你是不是还在这个部门——是我被分配到的地方。这儿有很多前辈,不管是人还是Giftia。一个人配一台Giftia,这是终端服务的传统分组模式。我的搭档,土方先生,看起来是个严肃又干练的人。堀川的名字就是他取的。‘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想这么叫’。问起其中涵义,得到了这样的答复。也许在细小的地方意外是个

现在是晚上六点,职工宿舍。今天的工作都结束了,继续写点什么好了。说起来很危险,差点被土方先生发现了,以后在下班时间写。

第三终端服务的课长近藤先生,维护我的工程师冲田先生,做实习工作的骨喰藤四郎,事务员一期一振先生,今天认识了不少人。期待着能和他们一起把任务完成。

情绪指数上升了!

其实要对你说声抱歉的,上面那句话没有保存下来。但是人类的生活就应该是充满了突破预期的意外的,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这些了吧。所以原封不动地,都告诉你。这样做对我来说究竟是不是有用的,现在还并不清楚。

要是能帮到你就好啦。




颠簸了约莫二十分钟,工程车停了下来。

堀川国广冷不防向前冲去,脑袋实实在在地撞在车厢后门上。“嘶,疼啊……”虽然疼痛的程度要低于人类的感官,但这种无法让人高兴起来的生理反应是确实存在的。他小声抱怨了一句,揉揉磕到的脑门,随即又意识到这本来是一个可以避免的失误。于是堀川老实地接受了这个系统漏洞,调整好坐姿,等着冲田来给他引见未来的监护对象。

SAI旗下的工程车正停在一片居民区中,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刻刚好躲过上班族挤着回家的尖峰时段,排除多余的杂音甚至能听到经过的主妇讨论最近的菜价和天气。前车门开合的震动准确地传到了车厢里,旁边响起了越来越大的脚步声。“你就是和泉守兼定?唔……好像不太一样啊?上面的人怎么搞的,说好的要近照的呀。”隔着厚厚一层不锈钢板,冲田的声音听上去有点闷。堀川也注意到了这层钢制外罩给他带来的压力,所幸另一个带着甜味的声音适时响起,吸引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你是土方岁三吗?给我打电话的土方岁三。”“呃……嗯,我是冲田总司,土方先生还有别的工作,所以就替他来了。”确实是这样,可他也的确隐瞒了土方把任务推给自己的事实。冲田出现了声线不稳的现象,几乎是在同时,堀川的眼前调出了他找不到改锥时尴尬地挠头发的画面。“谁来还不是一样?来看看他吧,兼定。”

冲田不会知道他说了一句怎样有魔力的话,让堀川此前在终端服务时平稳得令全课引以为豪的情绪电图在一秒钟内产生了大于八个点数的变化。搜索到这一突如其来的事端,电脑自动下达了指令,让堀川收紧了平放在膝盖上的手指。

车厢裂开了一道缝,然后扩大,光线和新鲜空气一起涌了进来。堀川国广看到了熟悉的冲田的脸,和他身后三米处逆光的身影。“怎样,是不是和土方叔叔跟你说的一样,又帅又强?”冲田回头看向不远处的孩子。堀川循着他的视线看去,见这孩子身量挺高,按照资料上说的,和泉守兼定今年八岁,却有着一米四的身高,配合他笔直的站姿,看上去和十一二岁的男孩没什么两样。看那一头四下翘起的头发,倒是和堀川有几分相似。只可惜逆光的站位,纵使他装配了当年数一数二的识别技术,也难以看清和泉守兼定的表情分毫。

“你好,和泉守兼定。”堀川起身从车厢里出来,一边踏到地面上一边和男孩打了个招呼。“我是你的Giftia监护人,编号XPC9034,姓名堀川国广。”

和泉守兼定在夕阳倾泻而下的街道上直直地看着,他的鞋跟向后错了几公分,这在常人看来或许是察觉不到的尚不及一根手指的长度,被堀川的“眼睛”捕捉到了。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他不是没见过,更不是未曾被施加恶意,但只有现在,和泉守兼定一个看不清的眼神足以牵动他的行为,让他对电脑的前进指令作出一瞬间的抗拒,为了一个尚未分析透彻的可能性。堀川国广许久未动用的存储器重新活了过来,他回收过一台Giftia,一个和和泉守年纪相仿的小姑娘紧紧抓住那台寿命将尽的家用电器的袖子,仿佛有灵光的一双眼睛一会儿瞪着堀川,一会儿瞅瞅土方。那是他们第一次谈判。第二次,堀川顺利地拿到了签名。他发自内心地喜悦,甚至觉得主机运行的速度都比平时快了不少。他的手被攥着了,那小姑娘使了劲,把那只手抓得几乎露出了电线。那之后,堀川再没因为“疼痛”出现过激反应。他的上限就在那了。事后,他问土方,人类的幼年个体怎么能做到那个程度?土方吐了口气,把刚燃了一半的烟捻在缸里,国广你问题真不少啊?那不是你能懂的。堀川不明白了,我为什么不能懂?他装了当时最高配置的电脑呀。

冲田总司从驾驶室拿了一叠文件回来,拍到堀川手里:“收好了,要是有人口普查或者外面需要证件的,就给那帮官腔儿看这个。”不等堀川接稳,他又继续朝前走,揽过和泉守的肩膀:“喏,在这儿写你的名字,就是和泉守兼定。”和泉守捏着一杆笔,迟迟不动,冲田还以为他不会写,就拿过来自己签了。

“这样就行了。以后兼定就交给你了,9034。”冲田收拾好合约往回走,朝堀川看了一眼,末了又添上一句:“还在这儿站着?兼定在那儿呢。”堀川应了一声,往男孩子那边走了一步,等着工程车开出了居民区,发动机的噪声几乎听不见,才过去。

和泉守兼定在堀川的电脑反应过来以前拉拉他的袖子,“我是和泉守兼定,我家在那边。”堀川国广循着声音低头,正好能看到和泉守头顶上两个可爱的发旋儿。他能感到如果他也有,那个人类通常置于胸腔左侧的器官,它此刻的运行速度将是爆表的。

评论(6)
热度(9)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