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女朋友的萌点在左脸颊

*双十一快乐😄【迟

*学pa,傻白注意

五点三十分。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

冲田总悟挽起袖子,看了下表,犹豫片刻进了教室。意料之中的,虽然早的很,前排已经被各色学霸占据,后排也驻扎了成团的不务正业者。冲田边走边看,在一片刷刷的书页翻动中留下哒哒的脚步声,到了中后部才找着一排空着的座。他蹭着桌凳之间的夹道行至正对教室门口的位置,放下立起的凳子,却不想失手丢了那木板,砸下去的一瞬间在偌大的教室发出突兀的一声巨响。几乎是同一时间,前前后后涌来咋舌的声潮,音量不大,在冲田听来却是极为刺耳。于是,无比自然地,顺手把背上的包卸下来砸在桌面上,发出不亚于刚才的噪音污染。听到更甚的埋怨话,污染源反倒是心满意足,坐下来掏出手机,手指胡乱抹掉屏幕上薄薄一层水雾,给信息栏最上面那位联系人去了条短信:再不过来,就等着上课迟到被老师罚站吧。

屏幕最上方显示的“短信已成功发送”在眼前一闪而过,很快又回到原始桌面,一个被黑色马克笔画得惨不忍睹的女生,似乎睡得正熟,脸上整整齐齐地码着十来个花花绿绿的APP图标。冲田微微一笑,维持握着手机的姿势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直到三十秒后已经黑屏的手机随着一声清脆的提示音又亮起来,手机原主才后知后觉地在全场第三波哀怨声中匆忙点开了那条消息:少骗人了!离上课还早着呢!我进教学楼了。

冲田扬起嘴角,满意地关闭了手机屏幕,抬起胳膊支在桌子上,撑着脑袋往前看。不得不说,阶梯教室真乃人类发展史上一不可忽视的伟大发明,中后排的高度刚好能让冲田看到正对教室门口那层通向一楼的楼梯。大学生健康教育,一门似有若无的课,宽松的考勤制度和良好的无线网络环境在选填课表的时候加了不少分。回想起当初土方第N次在掺了芥末的蛋黄盒饭面前咆哮过后,几近残忍地替他填了这门课,“接受教育去吧!让老师给你吃吃药!”冲田不由得心情大好,甚至用手指敲着桌面打起拍子。

楼道的阴影里冒出来个人影,一头橙发甚是显眼。冲田把目光粘在那道身影上,一起跳脱着上了楼。神乐着一件红色大衣出现在门口,显然是刚爬完楼的反应,摇晃着抬头张望。冲田缩了缩肩膀,把自己掩在前排一对情侣的身后,偷笑着看红色的姑娘在讲台前来来回回跑。“噢!”神乐做了个了然的表情,在正中间的位置蹦起来,团子上的流苏也随着上下飞动。位置暴露,冲田却还笑着,看神乐噔噔噔跑上了台阶,侧过身子让她过到自己右边的座位。“找着了?不愧是暴力女,头脑简单,那什么……真不明白,高中老师怎么会把毕业证给你的?”冲田调笑着去揉神乐的发顶,被小姑娘一掌推开:“是你这混蛋先藏起来的吧?还有,别以为我没听见!”说着大力拉开书包拉链,掏出来醋海带,撕开包装大嚼特嚼,任由一股浓郁的酸气凌虐周围人的嗅觉神经。

“……你又没吃晚饭吗……”纵使是冲田,也终归看不下去了。

“……忘带饭卡了。”神乐咀嚼的动作一顿。

“……拿去。”冲田从包里翻出一张饼。吃完饭要离开食堂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又去窗口排了次队,等反应过来,饼已经在手上了,现在想想也是有点不可思议。他发觉自己的语气有点儿嫌弃意味,不知是对来历莫名的饼还是对粗线条的神乐,可实际上哪样都没有。神乐一点儿不客气,接过去打开纸包就是一口,一边嚼还眨巴着水波样的蓝眼睛,凑过来笑嘻嘻看着他:“冲田你,还挺有人情味阿鲁!”

“……”冲田叹了口气,心说对这丫头真是没辙,按亮手机屏幕,随意打开一个社交软件开刷。“嘴可真厉害啊,你。”“那是当然的!小银也经常夸奖我……”神乐开始滔滔不绝,冲田总悟不知何时打开了她的兴奋开关,此时在精神上独自承受来自前前后后的眼神审视,倍感压力。很快他察觉到另一个压力来源——神乐手上的饼,“怎么啦?”小姑娘被盯得心里发毛,纤细手指捏紧了手里袋子。“可没的给你剩啊!”

“声音和味道都太大了啊,笨蛋。”冲田放下手机,朝右边探去,伸手捂住神乐的嘴,颇有点捉弄意味地看着她。意料之中的,神乐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眼睛倏地睁大,看着十厘米开外的男生的脸一时语塞。冲田总悟满意地和对方眼里把握十足主动权的自己对视,指尖发力,捏了两下鼓囊的双颊,最终在神乐忍无可忍之前松了手,还自言自语样地小声念叨了一句“封印解除”,结果憋不住噗嗤一声笑翻在桌上。神乐攥紧了拳头想发作,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动作,在原处左右看来,最后把原先装饼的纸袋捏作一个硬纸团儿,照着桌子上不停耸动的恶魔背上砸去。纸团儿连做了两次抛物运动,从恶魔的背上弹了起来,直冲着前排的情侣而去。正亲热的俩人回过头来,神乐成功获得【怨怼的眼神】×2。

侧头看看还在颤抖中的罪魁祸首,神乐打定主意今晚不再理他,翻开教材啃起单词。Captivate。这词的引导性太强,神乐口里念念有词,眼珠子瞄准了书上僵硬的对话,脑子里却跳出万有引力。左肩膀冷不防被人一拍,正胡思乱想的神乐吓得一抖,回过神来见是笑嘻嘻的冲田——伸到面前的手指捏着绿色包装的一长条扁形物件。“要不要呀。”决心就是为了推翻的。神乐潇洒接过,打开包装纸把口香糖送进嘴里。薄荷的味道随着舌头起舞,清凉的甜在嗓子眼儿打转,舒服得让人想作个深呼吸。

任意两个质点通过连心线方向上的力相互吸引,该引力大小与质量的乘积成正比,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与化学组成和介质种类无关。神乐舔了下嘴唇,看了看桌上摊开的书,又看了看左侧,冲田正撑着桌面拨弄手机发着光的屏幕。她不知怎地想起中学课本上的晦涩定义。距离和质量。她顺势向左倒去。

你已经输了。冲田总悟看着屏幕上不断闪着的红色字愣了。他向来自信游戏手段在周围人中算得上是上乘,此时却无言以对。十秒钟前,右臂上一沉,他的操作慢了,眼睁睁看着对面划过来一道火光,竟然没能做出及时的反应。全部感官都在右臂了。一个很有分量的,暖乎乎的东西靠在那里,还不时蠕动几下,强势地叫嚣着存在感。冲田像面对一台机器那样,小心翼翼地按掉了开关,然后停止了运转。他还发现自己控制了呼吸,胸腔的起伏牵动着肩胛,每一次气体交换都越发提醒他胳膊上的事,还有刺激神经的薄荷香气。“喂……你……”“嗯?”视野的角落里,一颗橙红色的脑袋安稳地趴在深色的袖子上,闻言磨蹭着向上抬起,细碎的刘海间露出来一对天真无邪的眼睛。“起来……”教室的暖气开得过头了。冲田只觉面上发热,衣服似要粘在身上,手心里也变得粘滑。“为什么不行?这是当然的吧?”神乐把脸鼓起来,继续向左侧施压。

“……”冲田看了眼前排如入无人之境的情侣,又觉得这样确实无可厚非,甚至再进一步也未尝不可。他们的关系在最近发生了一些改变,一些并不十分明显又很微妙的,还未被冲田归为日常的改变。在这种改变面前,冲田总悟一时间没能跟得上,神乐还是照常,好像更放得开了。这样的差距像轻微的感冒,不痛不痒,但它难以忽视,总也甩不掉。

“想什么呢!带笔没有?”右臂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久压之下胳膊竟然跟着抬起来。冲田赶紧调整好,见神乐已经在撕签到的纸条。

“我来吧。”他从神乐手下拉走本子,又重新撕下来一整张纸。

土方只算错了一点,冲田的药不是健康教育课。

“是叫神乐吧。”

-Fin-

评论(2)
热度(24)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