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雄学院】十年后

*除草以示存活

*第一次玩六十分略超时ˊ_>ˋ

*全是私设,ooc爱我【。

*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领便当的欧叔强行一波续命【。


十年后欧鲁麦特撒手不干了。管他什么犯罪和怪人,通通和他没关系了。他已经把生命里最能闯荡那几年都送给别人,为这社会去挣和平。该是他自己也享受安稳日子的时刻。政府对退出一线的英雄待遇不薄,养老金足够欧鲁麦特吃吃喝喝到最后,或者去做任何中产阶级眼红的事儿。

可是他才四十多岁。欧鲁麦特每每思及此都心有不甘。一个社会人,四十多岁,就开始混吃等死,这是不对的。现在的他有钱又有闲,差不多是时候考虑以前没来得及做的那些事了。他开始回忆二三十年前他像每个年轻人那样幻想过的种种。那个时候的俊典不是个“普通人”,没个性,没有将来当一个超级英雄的理想,脑袋里琢磨最多的是不靠个性怎么在中学毕业后找到个单凭一腔热情就能干好的工作。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大概承受不住火一般的热情了。One For All也不是全给他带来了好处。欧鲁麦特有点儿怀念他“不普通”的时候了。小学毕业之前,他是全班唯一一个没有升学压力的人——其他人都要为了名额在个性上拼命,包括暑假和春假。俊典说,我要成为无人海滩之王。后来,志村找到他了,俊典也走上了“普通人”的路。再后来,那年的海滩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那就去海边吧,欧鲁麦特在沙发里瘫了很久才起来收拾行李,然后到冲绳开了海之家。

灾难之所以为灾难,是给人的财和命造成了损害的。海边这样平常冷清的地界,饶是再大的穷凶极恶也不会跑来闹事。欧鲁麦特过上了他想要的安稳日子。这儿没有犯罪,没有一言不合就轰了房子的炸毛小鬼,更没人遇事就把指望都堆到他身上。真是再没更好的了。

“你过得怎么样?”总有客人在他准备吃食的时候闲聊一两句,这没什么的。

欧鲁麦特思量着,他旺季时候一天能卖出千碗以上的刨冰,也没怎么见有小混混来砸他的摊子,就答:“我觉得挺好。”他把勺子在碗里放好,转过身递出,才猛地反应过来:“绿谷?”

“是我。”摊子前的青年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半截身子暴露在阳光里,沾着沙粒和水珠的肌肉闪闪发光。“谢谢你。”这么多年他还是这句话。欧鲁麦特说不好是什么情绪,他俩早不是当年的施援者和受助者的地位。这容易让他想起当年靠拳头说话的旧时代,可惜绿谷总在有意无意地把它捞出水面。

“好久不见了,绿谷少年,”思来想去他还是这么叫了,“No.1已经闲到出来海边玩了?看来是真的和平到了。”

“不,还没到那个程度……是事务所给我放了假才出来,他们说有别的英雄在暂时不会出问题,出事了会及时联系我。”绿谷摸着他的鼻梁。欧鲁麦特知道他没说假话。“喂喂,这话可不能给外边那些人听到,”他俯下身,连带着声音也压低,“他们要的是踩在地上的和平象征,不是飘在天上的。”

“哈哈,我知道。可这是难得的假期。”绿谷抬起胳膊舔掉了流到手腕的刨冰。绿谷的笑变多了,欧鲁麦特看着他露出的一口白牙。这是理所当然的,他自己的那些海报,公益广告和宣传片之类也是笑得夸张。笑容让人觉得安全,是一种疲惫的保证,这一点就算时间过得久了他也能明白。“那就去吧。好好玩。”欧鲁麦特突然不再坚持,朝沙滩挥了挥手。一波一波白浪正把海岸线塑成新的形状。

“嗯,我会的。”绿谷答地很快。他调整了下手上的碗,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才迈出一步就又顿住,回过头把欧鲁麦特看住,又伸出了空着的左手:“一起来吧?”

欧鲁麦特一时没有反应,半晌才张了张嘴,却又讲不出什么话。逆光的角度下绿谷的轮廓显得异常分明而有力道,似是要和十年前的情形重合。能重合么?又不完全能。他不敢说那个时候他是给了绿谷十足的信心,可现下绿谷则是正努力让这承诺听上去更可靠一些。

他应该相信吗?他完全可以,就像以前那么多次对这后辈放心。

于是欧鲁麦特从柜台下面找出了写有“Closed”的牌子。

“好啊,我们走。”


-Fin-


评论
热度(26)
  1. 封离徽饿死君 转载了此文字
    对这篇,简直是没来由且任性的喜欢啊。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