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雄学院】关于三十路的手机处理办法

*欧叔生快!!!续命成功超开心!!!

*欧鲁麦特中心,有七代八代师徒成分和塚欧友情成分

*大量私设和脑补

*bgm请戳 ソレゾレ

绿谷出久在雄英校门口站住了脚,腰杆挺直了几分,在制服裤子上把手蹭干,掏出手机给恩师去了电话:“欧鲁麦特!那个,这几个月多、受你很多照顾,周末能不能、让我请你吃饭,家庭餐馆那种……”话没说完,他那点底气先自己磨没了。

“……绿谷少年?”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片刻后才是欧鲁麦特的穿杂在电子音的答句:“抱歉,我手机坏了。”下班路上拦截抢劫犯结果摔了手机的No.1绝赞苦恼中。智能手机,触屏的,才买了没几个月。算了明天去修就好,欧鲁麦特这么想着,就直接拒绝了绿谷。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这样的。

那之后,他赶在媒体和围观群众聚到无法控制前及时到了车站,像普通的上班族那样买票上车回家。赴任雄英之后,欧鲁麦特难得体验了一把朝九晚五的劲头——这么说可能不太准确,身为教师他的下班时间还要更早,不过今天作为路见不平出手的代价就是,晚高峰。和一车厢的白衬衫争夺一个站脚的位置。这让他前所未有地觉得自己更像个上班族——闹钟,咖啡,电车,办公室,无法预见下一步动作的上司,单人公寓——虽然这其中大部分还没见识过。有什么难耐的心思从各个角落爬出来汇集一处,欧鲁麦特惊觉有点心痒,攥了攥拳头又放开。他抽出胳膊去抓上方的吊环。

竟然没有了。欧鲁麦特愣怔地朝左右看,每个吊环上都挂着一只伸出袖口的手。

这场面可真是……

他不由自主想起和手相关、和主旋律唱反调的某人,再一看那些手是长在谁身上,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盯着自己的手机。他神经太紧张了。欧鲁麦特感到站了半天讲台又发动个性的疲累全在这一刻泛上来把他裹住,刀削出来的肩膀突然就塌下去,索性整个人向后靠上车厢,长出一口气,想想明天公寓门口便利店的周末特卖。这才是下班回家的感觉。

他很自然地把举着的胳膊收回来插进裤兜,然后摸向他的手机——有什么细小的颗粒和不规则的棱角在刺他的手。啊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以微笑面对……微笑……对了……

“唔咳!”

“啊!”“天哪我怎么赶上这样的……”“妈妈!”“谁知道紧急制动在哪?有人吐血了!”

“所以说,有人把你送到医院,然后你就给我打电话了。”从医院停车场出来等第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塚内才开口。他把问句说得如答语。欧鲁麦特窝在副驾驶座,感觉有点像治疗女神发动个性后的无力,手上捏着刚从药房拿的塑料袋。“你都知道了。”袋子里装的是日常用的伤药,可是他既叫不上名字,又不知具体的功效。可能早都忘了。

“你的手机又坏了?”塚内不着痕迹地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我怎么知道的?不然你不会用公共电话。”欧鲁麦特心道他这还没开口呢,塚内又自顾自把什么都讲完了,未免太无趣了一点儿。就算是十几年的交情,他俩可能不再怎么注意这样小小的空档,稍微觉得无奈一些也是可以被原谅的。何况耿直警察好像确实没在意这个:“说真的,俊典,这是你第几部手机了?”

欧鲁麦特挠了挠下巴,作沉思状:“十四、不,十五吧,可能。”以前手机出问题他都是拜托事务所的职员去解决,亲力亲为的情况甚少,记忆模糊也是正常。

塚内直正反应过来太追究这个问题也无必要,抬头看黄灯挣扎了最后几下,一边换挡一边询问:“今天看来还来得及,去上次那家店修?”欧鲁麦特枕着头枕,看着街边零星开始亮起来的灯,颇为沉重地翻动着眼皮:“都交给你了,塚内君。今天使用过度……”交代完他就阖上了眼,不用等塚内再说什么。他开车的时候一向温和,特别是这种情形,好比滑进一块卵石的水面。欧鲁麦特忽然就疑惑起来自己是不是已经沾上了家里的床垫,耳边听着窗外树叶割出来的风声。

欧鲁麦特觉得头很重,重到脖子支不起来的那种。有一段时间没这样的感觉了。他睁开眼,稍微费了点劲,只看到窗帘缝隙处挤进来的一道幽蓝色的天幕。天黑透了,也听不到隔壁两个年轻人打电子游戏的喊声,他猜现在是后半夜了。

昨天手机屏幕又碎了,在电车上吐血,去了医院,塚内直正帮他把手机送修,又把家里打点好。他掀起身上的被子,把头脑断片儿后到现在发生的事理了个清楚,肚子叫起来。忙活了半天,又没有吃饭,胃里只有镇痛的药丸儿,这么一想就理解了。欧鲁麦特起身下床拉开窗帘,今晚没有云,屋子一下亮了。他绕着被光打成淡蓝色的床铺朝门口走去,在床脚处绊得结结实实,整个人朝床头柜扑去。

不过到底是现任和平象征,欧鲁麦特在柜角撞上面门前一秒伸手抵住了柜子的门边,身体朝左边倾,最后是右肩代替了他的脑门儿。砰的一声响,和谐社会的支柱趴在了地上。夜深人静之时这样的声音成倍数地放大。正想起身,一个还算有分量的东西砸在欧鲁麦特的后脑,想必是刚才的动静下从床柜上震下来的。

欧鲁麦特揉着脑袋撑起身子,把那东西捡起来拿在手里。巴掌大的长方物体,有着圆润的边棱。他借着月亮光看清了,是一部手机,现在挺少见的直板类型,屏幕上排着很不齐整的划痕,按键上的数字还剩1,7和9能看清。翻过来看,背面用已经上翘的透明胶带封住一张纸条儿,上书“八木俊典”。

八木俊典的第一部手机,服役到他加入事务所的第一年。上高中时候有的,在他迟到了一场实习活动之后。“这可不行俊典,作为英雄必须时刻保持联络畅通。”志村菜奈说这话时难得没笑。八木不是拧得过老师的学生,打了一个月的零工,还是没拦住志村给他垫了大半的钱买了和自己同款的手机,然后在背面粘上了纸条。“好,这样就能分清了。记住,保持联络。”他师父说过的话一定都是对的。

他一边开机一边在地板上坐下。肉眼可见的像素块儿组成的开机动画闪了几下,欧鲁麦特确认了右上角的时间和电量,凌晨四点五十,绿色的电池图标还有四格,于是放心地用拇指去触功能表的键。直板手机和现在流行的智能手机不一样得太多,那么小的一个,收拢手指就能包握掌中。欧鲁麦特看了屏幕的荧光一会儿,看着通话记录,联系人,短信,文件管理,设置一样样从他眼前划过,最后点进游戏的区域。那个年代的手机都自带两三个游戏,算是标配了。

他打开俄罗斯方块。

“俊典,格兰特里诺说你的社会实践完成得还凑合。这周六什么安排。”

“又去租碟片?你好歹有点高中生的样子啊。”

“为师给你找点乐子。”

志村菜奈拿过他的手机。八木俊典第一次看到正经的大人熟练地用三个键叠方块儿。然后他用两天的时间让自己也熟练起来。第二周某天的午休时间,他惯性地掏出手机开始叠方块儿。“不错呀。千万别留下一个空档,有了第一个,后面就停不下来了。对,就这样。”志村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的严丝合缝的底排的各色的方块儿。八木不置可否。“哈哈你怎么是这个反应呢?别小看俄罗斯方块,”志村又笑起来,“你是有理想的人,有非实现不可的理想。任何事情都能给你提供力量。”

八木若有所思,手慢了。

“唉唉,你看,这可就——别忽视空档啊。”志村的语气不无遗憾。

他很快地game over了,回头看向拯救世界的英雄:“师父,你说我——”

“话是你自己说的,现在收回不行噢。”志村站起来,越过天台的网栅望向远处的城市。“就算暂时没人知道,但那是迟早的事。我已经把实现它的可能性交给你了。关于未来的和平的维继,‘不会出事的,因为有我在’,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八木俊典。”

“自豪吧俊典,你和天生拥有个性的那些人有本质的区别。”

“嗯。”

“还有,多笑笑嘛,哪有人玩着游戏还把五官攥一起的?”

欧鲁麦特手心泛了潮。方块儿下落的速度在加快,朝着他不希望的位置狂奔。他换个姿势挺了挺背,头又磕到了床头柜。手一松,手机摔出去了。欧鲁麦特撑了下膝盖站起来,等发麻的腿恢复常态去捡回了手机。大概是撞到了哪个键,已经退出了游戏,自行黑屏。

妈的又是黑屏。他想起了他的新手机,挂断绿谷的电话后再没亮过,倒是屏幕上的裂纹发展得很迅猛,没等他到家就崩不住了。

欧鲁麦特好像才记起他是为什么起床,就朝厨房的方向走,开了冰箱,竟然什么都没有,看来今天的特卖是必须去的了。他只好就倒杯水去客厅待着等天亮。住单人公寓也有不好,要是有什么需要时时记挂的事,自己忘了就是彻底忘了。他还能庆幸一下从没在屋门钥匙上出什么岔子。

欧鲁麦特边喝水边打开手机,随意地翻看以前的痕迹。上次这么干还是挺久以前了。他把通讯录的每个名字都浏览、回忆一遍,大部分是高中同学,也有班主任和其他几个老师,师父,事务所的联络人。短信箱几乎是空的,通话记录反而很多,要是遇上紧急情况还是电话更靠得住。那些来自不同号码的来电记录或长或短,通常在十秒左右的长度。师父提醒过的,不要让收到委托的通话超过十五秒。有一次香山问他要是超过了十五秒会怎样?欧鲁麦特努力回想他当时作何回答,他说,我也不知道,我没有接到过十五秒以上的电话。志村菜奈告诉八木俊典的是,如果一通描述现场的委托电话超过了十五秒,一定是要发生能颠覆这个社会的事了。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接到过这样的委托电话。这不是一种期待。但这的确曾经发生。如果、如果,当时是新晋英雄欧鲁麦特收到委托——没有这种如果。他想再看一眼唯一的未接来电。欧鲁麦特突然体会到了老年人的钝感,手指迟迟不能动作,虽说只需要再按一下。

门口响起金属碰撞的哗啦啦的声响。有人进来了。塚内直正轻手轻脚地往屋子里移动,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欧鲁麦特突然泄了气:“俊典?你已经醒了?还这么早。”欧鲁麦特抬头一看墙上的表,六点整,是早上了。“我把你的手机带来了。已经修好了,果然说一声急用是对的。你没有手机不行的吧?等等,你又拿着它?”欧鲁麦特低头看了看手,正握着直板手机,很碰巧地在这一刻自动关机了。

“刚才看到它在柜子上,就想打开看看,结果没电了。”欧鲁麦特耸肩道。

塚内对那部手机是有印象的。第一部手机,任谁都会很珍惜的。八木俊典上高中时一直在用,几乎不离手的,闲着时候会玩俄罗斯方块。后来他知道时任No.1英雄和八木的手机是同一款,传说中可以砸核桃的那种手机,非常适合英雄这样的职业。他也有从警校毕业后置办一部这样的手机的打算。可是,后来,看着八木俊典赶到硝烟散尽的废墟,拼命翻找,却只从瓦砾堆里抢出这手机的碎片,塚内就不再想这事了。

再后来,随着“欧鲁麦特”的名声传得越来越响,他的手机也越来越易碎。

塚内摩挲着还没递出去的手机,新换的屏幕光滑如水,可是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俊典自己说这是第十四,或者第十五,这都不怎么重要。警局安排了明天凌晨的行动,配合职业英雄,大概俊典也会去的。先放下这个问题吧,毕竟——他把袖管包着的手表露出来,分针正向第二个刻度滑去。“一起去吃早饭吗?”

这一天才刚刚开始。

-Fin-





*虽然这篇有这——么这么短【挤手指,还是想说点啥可能会忘的话来补足一下这个故事【应该不会有人看到了,就当作是我将来回顾黑历史的标签

*关于时间线……先提一下反馈好了,结合微博那边的评论来看,大家都觉得是糖哎,虽说是略苦的糖。这没有问题因为我本意也是熬糖的!但是不成功最后搞成了这样子【。看上去没头没尾的这个故事【实际上也是,并不是一段普通的日常【呵,和原作剧情有衔接的!就是期末和假期之间的时候,在发布出来前几分钟我把开头的部分改成了现在这样,原本是有提到考试的【但是产生了不合理的地方所以选择不提混过去【ntm结尾那里塚内提到的任务其实就是伙同英雄去端了敌联合,但是当时没有熟悉一下漫画剧情就写了结果这个时间线现在很有问题以及塚内的职务也被我弄错了而且想想如果真的在爆豪被抓以后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是这个状态【真是个智障啊【喝茶☕

*然后说一下手机。起因是想看菜奈和俊典一起玩古早游戏于是有了这个脑洞。当时记下的关键词是手机,吞吃蛇,俄罗斯方块,声音,笑脸和损坏,现在看来虽然有几个没用到不过爽一爽的心情确实是实现了【揍。英雄这种高危职业嘛手机损坏我觉得是很常态的事,所以经常换也正常【反正他有钱。但是高中时期就不一定了,毕竟那个时候不普及【也可能没钱。传说能砸核桃的手机,我脑补的是诺基亚【。发现开头的防雷事项忘记写角色死亡了【虽然比较隐晦但是确实有角色死亡。于是来捋一下事件发生的顺序吧【咳。新上任的No.1英雄候补欧鲁麦特,因为某些原因没接到电话,这通用十七八秒描述现场情况的求救电话转而打给了时任No.1的志村菜奈。All For One的场合,菜奈死亡,事后赶到的欧鲁麦特只找到了菜奈手机的残骸,之后他不再使用这部手机,但是偶尔会拿出来看看,塚内都知道【。一是无法想象菜奈最后落幕的场景,二是我不会写战斗场面【还有很多要学习的orz【所以说手机梗真好用啊解决了这么多问题啊哈哈【滚

*关于这篇本体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那就来点题外话吧。借由这篇认识了很多同好,吃到了很多粮【满足脸😙也再一次深深感受到了自己有多咸【。太太们会画图,会熬糖,会设计剧情【这个超羡慕,,要锻炼的还有超多的地方QAQ以及欧鲁这么棒有人格魅力又帅又可爱再多点人来爱他啊他超耐关爱der!!【废话都说完了

评论(3)
热度(20)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