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在河里淘金。 

柔和的卵石在她的脚趾间滑动。星光在她背上爬行。

游鱼,水波,细沙。

一日复一日。

她的足迹遍布河中每一寸泥壤。

河岸上行者道:这里有你的宝物吗。

女人转身,一挽耳鬓的碎发:

这里的素材虽多,我还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

行者盯着她手上的淘金盘:

这世上河川那么多,一定是这里吗?这条河只有石头而已,虽然比其他地方都要出名,也只不过是石头。

女人笑一笑,拿着盘子又下到河里。



隔天,女人在一块石头上停驻目光。

它尖锐,还未被静静水流磨平。

星辰照耀,它亦发出闪光。

抹掉其上的水滴,能见几点微小的金斑。

女人把藏着矿脉的石头拿给行者看。

行者的眼罩对着石头瞅了一眼:这个不行吧。

她皱了下眉,又把它搁回河床上。

没过问理由,行者的眼光总没错的。



女人又投入到淘金盘和泥沙中了。

她开始熟知每一块卵石的形状、鱼群归巢的轨迹、树影切割夕阳的角度。

星辰数次在她面前汇合又离别。

雨季来了又走,河里的石头往乱七八糟的方向翻滚了遍。



某一天行者下到河里:虽然不是行家,但你这进展是真没药医呀。

女人一抹脸上的汗,抛给他一件物事:这不是吗?

行者对着手里的石块儿端详来端详去,没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家伙比起你上次那个还不如——

女人坚决道:就是他呀!错不了错不了。他和我一样的。

她从行者手里拿回石头看着,湿漉漉得滴水,每一道脆弱道裂缝都挤进了沙子,还拖着新鲜的河泥。

她笑:他就是我、他会成为我。



行者想清楚了,到底他不是钻研这行当的人。

这事业只有她一个人来完成,是她专享的、是她必须承受的。

现在这路快到尽头,将要是另一段故事的页码。

劳顿、辛苦,女人须得把这些收藏好,才能在即将到来的时刻道一声“欢迎”。

少年人的故事,该是另一则砺石成金的坊间传说。



师父当初、选我的理由呢?

犹豫半天,结果是要问这个?其实啊——

-Fin-


*听了一晚上鸟叫神智不清放飞自我【

*对于上一代一些个人的理解【其实是菜奈、格兰特里诺和若俊典【鬼才看得出来




评论(2)
热度(7)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