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灵】次话完结

*没有mob出场的一点短小的前日谈【发生在本篇《最后一话》之前一些的故事【茂灵】最后一话

*标题很随意orz

*彻底结束了【

灵幻停在门口掏了一会儿钥匙,开门进屋。相谈所里沉淀了几天的仲春气息挤进鼻腔,让他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这个十数平米的出租屋的一切陈设还和他前几日最后一次见到时一样,现在有点灰蒙蒙的了。像他前二十几年的人生。灵幻去洗湿了一块抹布,把茶几,客用沙发,还有他自己的勉强上得了台面的老板椅擦干净。干完这些,他又把抹布上的黑灰洗去晾上,在他的小空间里无所事事地溜达了几圈儿。相谈所整整数个工作日无人照管,生意怕是也荒芜了。灵幻索性从抽屉里翻出“今日休业”的牌子跑去门口挂上,又回到他往日的位置坐下,打开电脑想回复几个不知存在与否的网站访客,却怎么也连不上网络,才想起这个月的钱还没交。实在闲得慌,就去上衣内袋里摸出烟盒和火机,叼一根烟来抽。他有点快忘了抽烟是什么感觉,似曾相识的味道和气体涌进肺里,竟然被呛到了。灵幻看着烟圈儿由近及远,在他的相谈所里晕开,朦朦胧胧的,空空荡荡的。

不怎么恰到好处,烟灰缸满满当当的。几支烟屁股横七竖八地和灰挤在一起,从边缘溢出来,像一盆有碍观瞻的插花。噗。灵幻被这种水平的形容逗乐了,“M……”他住了口。龙套现在不在这儿呢。他有点儿忘记了。

“喂芹泽,要是在背书的话偶尔也休息一下,过来帮我把这个弄干净。”他对着空气说,没人应。芹泽也不在。好像上周就请过假了,那家伙今天有考试来着。他又忘记了。

灵幻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像叹息,又像终于放松了一瞬。既然、这里没别人的话——他身子往后仰去,把两条腿叠在一起搭上面前的桌子——怎样做都行吧?灵幻一手举着烟,一手搭在扶手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上,一团隐隐约约的,正逐渐清晰起来的荧绿色的鬼火。“小酒窝,你不在龙套家,跑来这儿干什么呢。”

鬼火上的眼睛,两团夸张的腮红,和绛紫的嘴唇一一浮现,露出一个恶灵该有的模样:“倒是灵幻你,茂夫现在那样子竟然放心得下。”“我去过好几天了。”灵幻把烟凑近脸旁,视线移开到别处。“然后就躲在这儿……本大爷觉得你有点儿可怜啊灵幻。”他惊起,想在恶灵面前驳回几句,再见墙上只有孤零零一盏灯泡儿,一点儿绿色的影子都没有了。

稍微有点坐不住了。也可能这些念头一开始就存在,但是都被他很好地掩盖着——灵幻新隆擅长这些,一直以来都是。没想到区区灵体就能煽动你啊——不、也可说正因是灵体,是灵幻新隆唯一应对不来的东西。对看不见摸不着的物事,他向来以微妙的擦边球敷衍过去,而真正解决问题还是要交给两位屈居他手下的超能力者。灵幻起身离开了座位,摇摇晃晃地到窗台边上去,手上夹着他燃了一半的烟。

外面的天显出洗练过的干净,偶有几缕薄云路过,晴得让人禁不住要走出家门。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没有要下雨的迹象。这样一来他是不是连有点儿悲伤情绪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呢。灵幻深吸一口,让肺泡拥抱烟灰色的吐气。可怜啊可怜。他独自咀嚼这个不怎么愿意回想起的词。灵幻新隆,新世纪的灵能大师,没有影山茂夫你什么都不是。一个恶劣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他自己的。

现在不是这样了,我现在能厘清了。

上次他不在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想的吧?结果你发现的是什么?离开这间相谈所,你没能成为任何人。你成为不了任何人。承认吧。

不光是这样,你对破坏一段关系也挺在行的。自诩是师父,可是你看看影山茂夫,你徒弟现在那样子,上次也是,这次也是。你有呵护一样东西成长的才能,也有把事情搞砸的潜质,倒是不知道哪一样更强呀。

不是、至少……这次不是我害的……我发自本心的伤害,是从来没有过的。

真可怜,这副嘴脸,就和急着辩清花瓶不是自己打碎的小孩儿一样。因为这样,不是你做的,试了几次不见效,又没人来收拾烂摊子,就放着随它去了。好像花瓶会自己复原一样。你是这么想的吗,灵幻新隆?

不是。当然不是,怎么可能。灵幻想,他这是差点做出一点也不像他自己的事了。还好意思当人家师父?当然不。

烟头的火燎到了手指,灵幻一惊,手抖了,烟灰全数落在了花盆上。幼红色的花骨朵儿,有点细微的、干巴巴的皱褶。他进屋接了杯水,洗去叶片上落的灰,又把剩下的水浇进花盆。亮晶晶的。

然后干什么好呢,要出门吗?

出门去吧,天气这样好。

灵幻经过办公桌时摸走了才放上去没多久的钥匙。不知道龙套他们家院子里的草长长了没有呢。

-Fin-

评论(4)
热度(18)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