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写摸鱼【。

*如题,用来练字加练打字的【。


“等等、龙套!等一下——”灵幻朝力场中心跑去。

一团漆黑中,两个空荡荡的白洞转了过来。

“龙套!”他又喊了一声,带着苦味儿的空气冲进嘴里,直逼到嗓子眼儿。推着他、阻止他前进的力道变小了。

“师父?是师父吗……”一声试探性的询问。在空旷黝黑的空间里,空气的流动如疾风骤雨,寻常的对话声音而今被打碎在风里四散,灵幻竟抓住了这其中细微的一缕。“是我啊、龙——套——你师父在这儿呢!”

“醒醒龙套、看清楚点儿,根本没什么值得你大动干戈的。”灵幻艰难地摸到影山茂夫身边,他的没来得及扣上的西装外套和领带倏地飘飞,在暗流中抽打起他自己的脸和影山的发顶——他不得不出手制止这些毫无章法的阻挠,但在这之前他被迫先要稳住他在此时不断发出多余颤抖的声带:“没有可怕的东西,也没有比你还厉害的东西——趁现在、就咱们俩,偷偷告诉你吧,你是我见识过的所有之中,天赋最好的了。大概也就仅次于我吧……”灵幻停下来,小心留意着外围流动着的肉眼几乎可见的、彩色与黑色交杂的能量,波浪一般涌动,澎湃,却没有一波近身。这是影山茂夫的温柔吧。

“偶尔要是真出现了那样玩意儿,暂时放过自己吧。”

灵幻新隆怀有身为社会人在混乱尘世摸爬滚打多年的自觉,深知他或许已有数次像现在这样和足以撕裂磐石的力量并行一处,不是或许、是一定了。可是龙套一次都没有说。

“逃也可以,交给师父也可以。”

“师父不是在骗我吧……”

“……”

“灵幻师父,一次也没有骗过我,是这样吧。”

灵幻放下双手,按上影山的肩膀,感受到手下轻微抖动着的,年轻鲜活、还在成长中的肉体。“是这样的。”

“清交给我吧。在达到’暂时不行’的标准之前,请师父、继续培养我吧。”

灵幻一颗悬着的心拴上块石头,随着影山在空中张牙舞爪的头发一起下落了。他不知道的,成年人在游刃有余的场合也会流汗的。额前的碎发不很牢固地黏在脑门儿,一滴出卖了他的液体沿着下巴炸裂在徒弟的头顶,深深种进细密的发丝间。师父的温度是凉的。影山茂夫想。原来也会这样的。他只是没有说。

-Fin-

评论(4)
热度(1)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