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能百分百】人造的

*动车上的无聊摸鱼。超粗糙超短打【。

*无cp,主灵幻



你好,我是灵幻新隆,本世纪倍受瞩目的天才灵能力者。现今在调味市经营着灵异现象相关的相谈所,收有徒弟一名,名叫影山茂夫。在我两者的通力合作之下,已成功解决数起非常规事件,受到众多委托人的一致好评——本来应该是这样的。我不得不把这些话记录在纸本上来时刻提醒自己这些事的真实性。这些都是真的,本该如此——我又自己念叨了一遍。

从某个时候起,我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来:灵幻新隆凭什么待在这么个地方,待在一群大概称得上超厉害的人物身边呢?说不定是有谁安排好的。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就收拾不回去了,在有限的脑腔里四处乱蹿,甚至是爆炸了。为了什么、为什么呢!如果不是在这间出租民房里,我该是去干什么的呢。不如去研究UMA吧,我从小就痴迷那些个奇形怪状的生命体。不过也有点怀念以前每个月都有工资可领的日子了。

毫无头绪。怎么说才能更直观一点儿?我环顾这个巴掌大的出租屋,就它了。比方说茶杯。它在桌子上,就好端端待在那儿,可它突然自己掉下去了,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兀自碎了一地。这就很难办了,杯子不用负这个责任,只能交给我来了。也许打扫碎片还不够麻烦,那善后才叫麻烦。麻烦麻烦麻烦。它可是我的所属物,竟根本不征问我的意见,擅自做主了。一切都太理所当然了。要是再套路一点儿,这时候、担当着这个年龄的成人应有的准则,我该严肃认真地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余额、并且必须是自我的有意义的方向了。

于是我拿出手机给龙套去了电话,告诉他关于我二十年前的未知生物探索计划。

我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把桌面整理好,伪装成有个预约客人的样子,数着上班族披着夕阳光路过我的窗口,陆陆续续数了二三十个,龙套就来了。

“师父。”他在门口叫了一句,我点点头示意他进来,才想起对方看不到,就改为打响指:“门没锁啊龙套。”门吱一声开了,露出来我徒弟那张多数时候有点儿木讷的脸,继而是他整个身体。正是中学生的暑假时期,龙套穿着那身据他所言是由时尚先锋花泽千挑万选出来的印花T恤——这就让人不怎么想表扬他的行动力了。

“未知生物!小时候我和律都对那个超——感兴趣的!”龙套的眼睛亮了,脸颊红扑扑的——这种表情真是少见,大概是我俩第一次在这屋子相谈的时候吧。没想到他也有这样的爱好,从未听说过——不过作为小孩子就好理解得多了。怪力乱神,怪力乱神嘛。“我原本打算关了相谈所就干这行的。可能是上小学呢吧,家庭旅行,我们去了北海道。”我往沙发靠背上一仰,一手横在胸前,一手捏着下巴,煞有介事地表白我的过去,“泡温泉那天,好巧不巧的,我感冒了,可能也发烧了,身子沉得站不起来,就一个人窝在旅馆房间。只能裹着被子躺着,一睁眼,天花板就在不停转。”龙套的眼神跟着我的描述黯淡了一下,这算是得到他的同情了吗?我只是继续以平常的口吻说道:“也正是得益于此,我摇摇晃晃地去窗台边倒热水的时候,在那里看到库希了。”气氛仿佛就在此刻被点燃,龙套的每个细胞都在兴奋——他抖动的肩膀和腿是这么说的。小孩子的一星半点情绪来去都快,估计他这会儿又不记得我招人怜悯的经历,一心都是库希了。为了听上去不那么单薄,我又添了一句:“它黑得跟锅底似的,背上有鳞片覆着,眼睛很大,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也可能是我没记清楚。毕竟——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作了个深呼吸,摊了摊手,表示可供分享的就这么多。

半晌,我徒弟竟没作出什么反应,崇拜的或是惊讶的都好。我张眼去看他,这家伙陷进沙发里呈小小的一团,垂着脑袋,两手在膝上倒是攥得死紧,好像是一直在隐忍着。这状态着实叫人放不下心,我正疑惑到底该问他是不是吃点东西还是把电扇打开,龙套突然在坐垫上弹了起来,直视我的眼睛(那目光还挺坚定的),“不是的……库希、库希是灰色的。”

“不。怎么会呢,我亲眼看到的,黑色的库希。”我伸出一根食指强调。明明只是临时起意,这游戏意外地进行得下去。龙套不知道看着哪儿,喃喃道师父为什么说这种话呢……我决意不能折在这样混杂着任性和胡闹的小鬼把戏上,决定退让一步:“那好吧龙套。你说是灰色就是灰色吧。人老了就是记性不好……”

“够了吧灵幻。你这样有什么意思,茂夫可不应该陪着你在这种无意义的事上浪费时间。”一团绿油油的流体从我徒弟背后浮出来,幽幽地道。我自然是知道这超自然的事物是什么,才能不失丝毫的镇定。“无意义?真残酷啊小酒窝,你可知道这个愿望当初支撑了我很多年,跟圣诞老人是一个性质的……”这句话反倒点醒了我自己,回忆起今天下午原本的意图何在,我赶忙拿恶灵也一并当作是试验的对象:“说来有点儿好奇,小酒窝你虽说只是龙套的使魔,好像也有梦想来着?”

“废话。本大爷当然有。本大爷现在还待在这儿就是为了成神的——”

“那你知道为什么想成神吗!成神之后干些什么!”乘着这股气势,我抓起茶几上的一叠报纸卷成一个筒直指过去——明知道这对恶灵一丁点儿威慑力都没有。“想获得力量、想留在别人心中……这些都'太流于表面了。抛开它们,还剩下什么呢。”小酒窝果然目瞪口呆了。我就知道。“你能不能说清楚,想要成神真的是出于你自己的意愿吗!”

连着说了这一串话,我也终于感到些口渴,便叫龙套去倒一杯水来。“正好,也给你师父洗洗他整天不知想什么的脑壳。”小酒窝一手按上自己的脸。随他去吧。

“师父……杯子打了,碎在地上呢。”龙套没倒成水,倒是传回这么句话。“什么?”我使劲转头想看看那边情况,脖子却在这时僵了。小酒窝一边叫着“茂夫不要上手啊”一边飞去了。杯子碎了,这事也不过经我想了一想,竟成了真。莫不是我也蕴藏着一股神奇力量吧……

“师父是在相谈所喝了酒吧。进屋的时候就察觉了,和老爸应酬回来的味道很像。”我搞定了僵直的颈椎,回过头就见我徒弟一手握着笤帚,另一手拎着绿色透光的玻璃瓶。“这是在里屋找到的。”“啧啧。!灵幻呐。”小酒窝抱着两条胳膊,摇摇头。他摇头的时候整个身子跟着一起转,说不出口的搞笑。

“别笑了灵幻。有什么可笑的?”嗯?我有在笑吗?

“小酒窝,你听说过那种说法吗?意识模糊的人更容易触摸真实。”“没有。从来没听过。”小酒窝又转起来了。他们在说什么?我喝酒了。可能是吧,毕竟人年纪大了记性就变差。我有阵子喜欢一个人去Happy Trail,和几个半熟的弱小人类灌酒,都闲聊了些什么呀……我大约一句明白有用的内容也没有记下来吧。

隐隐约约的,我又想起一个设定。

哈。哈。哈。

-Fin-



*库希(日语:クッシー)是日本北海道屈斜路湖的水怪,其名称仿制自尼斯湖水怪的名称“尼希”(Nessie)。屈斜路湖是当地颇具名气的旅游目的地,21世纪后几乎没有发生水怪目击事件【摘自百度百科

*本文中怪物相关是我乱写的【揍

评论
热度(1)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