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无聊的星期二

*突发傻白嫖。经过ooc加工处理的安老师和凑不要脸的咕嗒子【很有可能是真实的我

“我说, 你这里水温设定的是多少啊?”浴室门口传来不满的声音。

“嗯?”于是藤丸只能又折回才刚离开的厨房。热水器安装在厨房连接阳台的墙上。“六十度啊。哎哎你要是洗完澡的话,记得穿干的那双鞋再出来啊!”

“你就不舍得设得高一点儿?亏你是个女的,这点热水竟然就满足了。”男孩儿站在门槛上看向厨房的方向,一边拿毛巾胡乱擦着头发,还是体贴地换了拖鞋。藤丸走到他面前:“那就去吃饭吧?也不知道你的口味,随便做了一些。还希望安徒生先生赏脸呀。”她是匆忙过来的,手上的隔热手套还没脱掉。

“嗯。”安徒生应了一声,越过藤丸朝餐厅的位置去了。

藤丸立香家意料之中的是间普通的公寓。餐厅在进门的地方就能看到,顶上有吊灯,三盏不同颜色,不同灯绳长度的玻璃灯罩一次在餐桌上方垂着。一盏红,一盏绿,一盏蓝。

“请坐请坐。”她赶忙追上安徒生的步子,甚至还赶在他前面到了桌边替他拉开主席的椅子。还挺敏捷的。安徒生不客气地落了座。

“喂。你怎么还不坐下啊?”时间凝滞了几秒。他忍不住要回头去确认那个魔术师的魂是不是被什么怪异给勾走了。

“没什么我这就坐下好吗。”藤丸把敏锐的作家肩膀扶正,绕到对面的位置,拉开椅子坐好,掩着心虚不去看面前的人。一起生活真的太艰难了。要她怎么解释呢,又不能就这么直接告诉他:不好意思,你刚刚洗完又擦干的头发特别蓬松,又有香波的味道,让人很想抱在怀里揉一揉。还穿着我的不合身的T恤,太可爱了。一定会被打的。

“唔……这个还不错。”安徒生温吞地嚼着,将两人之间的一盘推过来,做这些之前还不忘又舀一勺。“不过是你自己做的应该更清楚吧。”

“嗯嗯!”藤丸颤着手拿起勺子,伸进盘中舀起来,洒了过半回去。天知道她有多兴奋,这可是从他进门起先后批判了她的门垫鞋柜沙发洗手池花洒等等一系列品味之后的第一次认同!

“……”安徒生不想说话。这人,就这个样子,还拯救人理、还是他的御主呢。他决定只用看这个人该用的那种眼神表达嫌弃之情。

“真是不好意思……可能人年纪大了就容易手脚不利索啊哈哈……”

“到底在干嘛啊。”安徒生终于忍无可忍,扔了笔大步上前抽走了撑着脸傻笑的女人手下压着的本子。

“不!别!求你了……”

“谁管你啊。犯了半天傻我倒要看看你是——”

那个时刻安徒生对藤丸的未来产生了格外多的畅想。她如果不是误打误撞进了迦勒底当这种失格御主,就会安稳地读完高中,考个三流大学,进普通公司升不了职加不了薪,与总经理CEO彻底无缘,成为普通社畜——至少不会是现在这样在写报告时摸鱼往日记本里写这种浪费墨水的无脑文字,然后做贼心虚地抱着脑袋缩在桌板底下。

这人,就这个样子,还拯救人理、还是他的御主呢。

“允许你说一句遗言。我会好好记下的。”平静地阖上本子。

藤丸深感委屈,泪眼汪汪道:“你不能!”

安徒生挑起眉毛,强调了一下手里的东西,言下之意既然你能这样那我也能那样。

“那好吧。我说了。我觉得安徒生特别可爱。无论是在这里还是伦敦,都受到你很多照顾。非常感谢了。”藤丸一口气说完,心里反倒平静了。

安徒生心里咯噔一声。“我还当你是到什么地方神游去了,要是我出力能把你叫回来也挺好。现在看来御主的脑子是完全坏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感染从者啊……”说着将日志劈头盖脸朝藤丸砸去,开了办公室的门径自走了。

玛修正迎着他进了门,问藤丸:“安徒生先生也能走那么快?”

藤丸立香刚拿下脸的厚本,也一头雾水道:“不知道呀。随他去吧。”

-Fin-



“喂。你怎么还不坐下啊?”时间凝滞了几秒。他忍不住要回头去确认那个魔术师的魂是不是被什么怪异给勾走了。

“没啥!我就是觉得安徒生太可爱了,好想摸摸头啊。”我这就坐下。藤丸眯眼微笑。完蛋了。总觉得自己刚才说了非常要命的话。大脑当机就容易出这种岔子。

“我还当你是到什么地方神游去了。原来就这样?要摸快摸,仅此一次。”

“哦。嗯?!”




*一开始还做着要认真写写咕嗒和安徒生的相谈的打算,中途就跑偏成了这样【

*但是安老师真的特别可爱,就应该嫖他【不

*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16)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