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兔】What I Need Is A Bunny

*颓了好久上来除个草……

*段子两枚

*两只真的好可爱啊甜哭想三刷嘤嘤嘤

*其实比起狐狸我更想苏兔子啊英姿飒爽的警察( ̄▽ ̄)



1.

Nick老远看见他的毛茸茸的搭档。他花了几秒钟认出那个没穿警服的长耳朵的家伙是Judy Hopps,“Carrot?”兔子的身影近了,她转过身朝Nick走来,难得没用蹦的。Nick得承认,制服以外的小不点儿也是可爱的,现在这条粉色格子的裙子就看得过眼。

“早上好,Wilde先生,”兔子的气色不错,她平常也这样,但会更像个多动症患者,“巡逻怎么样?来问个好吧?”说着举起两条胳膊。狐狸才有机会看清她怀里一直抱着的布包袱,露出一张毛儿还没长齐的皱巴巴的小脸儿。“嘿,你这肉乎乎的小废物,知道吗,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圆耳朵还有牙签儿似的尾巴,做梦都想……”

“得啦Nick!别欺负我儿子,Funny要咬你啦!”兔子被逗得发笑,一对耳朵一抖一抖,耳朵尖儿上两撮深色的毛儿也跟着一抖一抖。小崽子听话地张开嘴作势要咬,露出两颗长牙。Nick Wilde挠着下巴点点头:“嗯,这灰了巴叽的小家伙倒是和你长得像,将来也是只傻兔子……回见。”Nick转身打了个再见的手势,不出意料在迈步时被Judy踹上一脚。“Go you sly fox ! 等等Nick那边是……”

梆、梆。

“轻点儿你这个蠢货你吵醒他了!”“闭嘴你的声音更大!”“你的更大你才闭嘴!”

……

Nick Wilde,ZPD现任优秀员工,死于被相框击中面部——才不是。

总之他还是惊魂未定地拨通了Bogo的电话:“你说什么?Hopps有儿子了,是一只鼩鼱?她不过是回老家帮父母照顾新丁去了,Wilde你最好能在警局开门以前用一个别的理由解释清楚为什么在凌晨五点给我打电话,否则这个月工资别想要了。”



2.

Judy Hopps是只天不怕地不怕的兔子,正义和责任的代名词,进过狼窝虎穴,与无数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斗智斗勇,拯救人民于水火——然后她在一张卡片面前退缩了。

“非常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我真的不能收下这个……抱歉,Otterton先生。”Judy   Hopps有点儿不知所措,兔子鼻子翕动着,两只爪子好像放哪儿都不合适。“拿着吧,Judy警官,”刚出院的水獭坚持把卡片塞到垂着的兔爪子里,“你知道,这不仅仅是为了答谢你救了我,听说你工作很忙,休息日的话就去放松一下。”Otterton太太搀着她丈夫的爪子腾出来一只搭到Judy肩上,“你还很年轻,对自己好一点儿,Judy警官。”

……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不高兴的?”狐狸从后面追上了Hopps。看得出来兔子心里有事,一上午小型啮齿类商店街出了三件盗窃案,可没见她有一丁点儿高兴(虽说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Judy耷拉着耳朵,从兜里掏出卡片夹到狐狸面前:“拜托,Nick,我和他们不一样、不、我是说,动物城允许每只动物有自己的习惯,是不是?”

狐狸挑眉:“是这个道理。”

兔子眸子一亮。

“但是,为了亲近市民,你不该浪费Otterton夫妇的关照。以及,作为形象大使,宝贝儿,你得顾全警局的面子。”狐狸微笑,“放心,我提前和Yax打声招呼,让他给你准备好自然主义俱乐部的贵宾席位,嗯?”

Judy Hopps感到了来自小型杂食动物的嘲讽。Judy Hopps的怒气值在上升。

Nick Wilde习惯性地以兔子的速度向前,发现平常窜得比他快的长耳朵的胡萝卜没跟上来,就靠着电线杆停下,回头用目光安抚不停拿脚板敲地的搭档:“Judy,别闹。”

“是啊,Wilde警官,”Judy Hopps两只爪子叉着腰,压迫性的目光自下方而来,“你可真周到,Nicholas Wilde先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当只好狐狸到底,跟你的搭档一起消受这好意?毕竟案件的解决离不开你的帮助,我想Otterton夫妇一定为没能亲自向Wilde警官道谢而内疚着,哼?”

兔子为什么长的三瓣嘴、毛茸茸的长耳朵、还有连狐狸也摸不清的脑子?真是——可爱死了。

如果是为了收回那句话,Nick Wilde情愿撞死在电线杆上。他最近时而健忘,记不得他的Bunny是只狡猾的兔子。

让自然主义见鬼去吧。

–Fin–



评论
热度(46)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